另類「滅罪」 ─ 警方發布突發事件訊息機制有損公眾知情權

《記者之聲》編輯委員會

【記聲2010年10月號】自從零四年十二月開始,警方引入加密的數碼化通訊系統 (第三代數碼通訊系統,簡稱CC3),香港新聞界無法如過往般依靠截聽警方通訊取得即時罪案資訊,須要依靠警方訂定的突發新聞資訊發放制度,在政府新聞網上查閱警方發出的當日罪案訊息。

警方發現用鐵鍊綑綁的屍體也可以不通知傳媒,還能相信警方不「扣料」?令人憂慮的是,究竟警方扣起了什麼與市民息息相關的新聞資訊。

不少突發行家發現,推出這制度後,警方每日發布的罪案資訊,又慢又少,情況日趨惡化,棄屍案等嚴重罪案竟被負責資訊發放的警察公共關係科「纖滅」,完全沒有通知新聞界。

香港記者協會研究零九年下半年警方發布突發事件的情況後發現,警方通知傳媒的突發事件只及官方罪案數目的百分之一點二七,在九成日子裡,警方每天只發布四宗或以下突發事件,有九天在警方新聞系統上更是天下太平的 「零事件」。 上述結果反映,警方既違反當年聲稱每天可發放一百宗罪案訊息的承諾1,亦嚴重影響公眾的知情權,情況令人憂慮。

突發新聞的運作

嚴重罪案一向是最能吸引讀者眼球的新聞之一,不少經典圖片都能令讀者津津樂道,而《蘋果日報》的突發記者,騎著電單車拍下綁匪與「肉蔘」在車內飛馳的照片,便教行家豎起姆指。

香港傳媒能如此快速追訪突發罪案,是因為傳媒機構在七十年代中期逐步購置通訊器材,以截取警方「999台」無線電對講機的通訊所致。傳媒機構因此早著先機,調配人手,趕赴罪案現場,再加上當年不少報章派重兵,令採訪車分駐各區候命,以至不時出現「記者快過警察到場」的情況,拍下第一手的現場圖片及掌握罪案現場環境。

不過,自從警方六年前引入有加密的第三代數碼通訊系統後,情況發生巨大改變。警方當年拒絕效法部分外國警隊容許已登記傳媒機構收聽通訊頻道的建議,而是透過設立現有突發事件發布機制:由警方人員自行篩選一些他們認為傳媒有興趣的事件,以簡訊形式「盡快」通知傳媒。

時任警務處長李明逵更在報業公會上公開呼籲傳媒「信我」,強調警方恪守資訊公開的原則,發放具採訪價值的資訊,不會「扣料」。

然而,無論是前線突發記者的經驗,抑或記協的統計均發現,警方現時發布突發事件時,完全沒有履行當年的承諾,發布的罪案資料可謂又少又慢,甚至在資訊公布上「滅罪」,連屍體發現等重大罪案亦扣起,不作公布。

記協就警方突發事件發布機制的研究

記協就去年下半年,警方經新聞處系統發布突發事件的個案數目、時間及內容作出統計,再綜合前線記者提供實況作分析,結果如下:


1. 警方公布事件的數量少得可憐、慢於指標、有違承諾

在零九年下半年,警方在接近半數(48.4%)的日子, 每天只公布兩宗或以下的事件,約九成(88%)日子只公布四宗或以下事件。


    發布宗數 日數 所佔比例 累計比例
    0 9 4.9% 4.9%
    1 40 21.7% 26.6%
    2 40 21.7% 48.4%
    3 41 22.3% 70.7%
    4 32 17.4% 88.0%
    5 11 6.0% 94.0%
    6 7 3.8% 97.8%
    7 1 0.5% 98.4%
    8 2 1.1% 99.5%
    9 0 0.0% 99.5%
    10 1 0.5% 100.0%
  表一:2009年下半年警方發布突發事件宗數

根據警方數字,零九年下半年每天平均有212.7宗罪案,但警方同期每天平均只公布2.7宗突發事件,只及每天罪案的百分之一點二七,也只相等於該年平均每日的暴力罪行的百分之十二點八。暴力罪行包括兇殺、行劫、傷人/嚴重毆打、勒索、縱火、強姦、非禮等,均屬公眾有知情權及具新聞價值的事件。


    2009年下半年 記協不同年分進行的同期比較*
    2004-05 2009-10
    總發布宗數 501 733 159
    平均每日發布宗數 2.7 11.8 2.6
    單日發布數量 0至10宗 2至44宗 0至10宗
    0宗日數 9天 0天 5天
    2009年 2004年
    整體罪案宗數 77,630 81,315
      (平均每日宗數)
    212.7 222.8
    暴力罪行宗數** 7,688 7,161
      (平均每日宗數)
    21.1 19.6
    * 11/12/04至10/2/05與11/12/09至10/2/10統計數字比較 ** 包括兇殺、行劫、傷人/嚴重毆打、刑事恐嚇、勒索、縱火、強姦、非禮等
表二:警方發布突發事件與香港罪案數字


事實上,警方在制度實施前,曾向傳媒就突發事件資訊的發布作出一些口頭承諾。 縱使警方高層與傳媒管理層開會後沒有作出正式公布,但當時多分報章引述警方相同的承諾,主要包括:

1. 估計每日可發布一百則突發事件訊息;
2. 估計警方可於事發後十五至二十分鐘內,將事件通知傳媒。(時任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現任高級助理警務處長馬維騄所言)2

以此計算,警方現時平均每天只發布2.7宗突發事件,只及當年承諾的百分之二點七。

時間方面,警方曾承諾事發後二十分鐘通知傳媒,但在零九年下半年,只有不足兩成事件的公布時間達標,有十宗更是事發後二至四小時內公布,最遲一宗是事發後四小時十八分才通知傳媒。(詳見表三) 


    發布時間 宗數 所佔比例 累計比例
    7-10分鐘 8 1.6% 1.6%
    11-15分鐘 27 5.4% 7.0%
    16-20分鐘 63 12.6% 19.6%
    21-25分鐘 59 11.8% 31.3%
    26-30分鐘 62 12.4% 43.7%
    31-45分鐘 151 30.1% 73.9%
    46-60分鐘 66 13.2% 87.0%
    61-75分鐘 25 5.0% 92.0%
    76-90分鐘 19 3.8% 95.8%
    1.5-2小時 11 2.2% 98.0%
    2-3小時 4 0.8% 98.8%
    3-4小時 3 0.6% 99.4%
    逾4小時 3 0.6% 100.0%
 表三: 2009年下半年警方公布突發事件時間



調查:警方公布個案數量五年間急跌八成

其實,記協曾在零五年就此制度實施後首三個月(2004/12-2005/02)的實行情況作出統計。為方便比較,記協今次抽取零九年同一時段的數據作分析。結果發現,警方在零九年的資訊發布明顯較零四年大幅倒退,發布事件宗數,由零四年三個月內發布的七百三十三宗,大幅跌至去年同期的一百五十九宗,跌幅為百分之七十八。 (見表二)

翻查警方資料可見,香港零四年及零九年全年罪案數字相若,平均每日發生二百一十至二百二十宗罪案(零四年全年 81315宗;2009年全年 77630宗),為何警方公布的突發事件數量如此大幅度減少?究竟是警方內部更改發布標準?抑或警官變身傳媒採訪主任,自忖有關事件「記者不感興趣」而不作通報,免得記者到場採訪「阻手阻腳」兼「睇實晒」?外人不得而知,因為警方從來沒有向公眾交待其篩選標準。

2. 「扣料」疑雲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在外界無法監察的情況下,警方發布資訊愈趨保守,一些公眾極之關注的個案,前線突發記者發現,警方索性「撲滅」罪案資訊而不向外公布,每每由傳媒揭發案件,警方才因應傳媒查詢作出證實或披露少許情況,嚴重影響市民的知情權。

近期的經典個案莫過於一宗棄屍案:本年五月十六日,有行山人士在西貢浪茄發現被鐵鏈鎖著的屍體,警方即時封銷現場,由於天色轉暗,翌日才聯同法醫及鑑證科人員登山調查。案件翌日經一分報章作頭版報道,但警察公共關係科(PPRB)在事發當天和翌日均沒有透過新聞處就案作任何公布。

此外,據記協和一些前線突發記者觀察及了解所知,一些涉及高官、紀律部隊、名人,尤其是交通意外,警方均不會公布。例如立法會議員兼全國政協委員霍震霆的兒子霍啟人,於七月十七日撞車,涉嫌酒後駕駛被捕,警方便沒有公布。

3. 警方公布含糊不清

除了資訊發布數量少及時間慢之外,其內容大都極其簡單,有刻意將事件糢糊化或低調化之嫌,個別案例甚至可被質疑有誤導成分。

其中一個最顯著的例子是發生在去年七月六日的元朗滅門慘案。當日,一名中文大學職員前往探訪一名未有上班的同事時,發現事有蹊蹺,於是報警,警方及消防於當事人的石屋前一個泥坑裡掘出四具屍體,分別是事主夫婦及一對女兒。然而,警方當日通知傳媒的公布竟指這是一宗「求警協助」案,而非以「屍體發現案」公布。

這宗慘案約在下午三時發生,警方卻拖延至四小時後才正式通知傳媒,而且內容如此簡陋和不準確,即使挖掘屍體須時,至少亦可列作失蹤人口案通知傳媒吧,如非傳媒現時仍可透過截取消防救護車通訊台的資訊而意識事態嚴重,作出跟進,公眾可能根本不會知道這宗如斯殘忍的滅門凶案。

總結及前瞻

在警方推行突發資訊發布系統前,時任警務處長李明逵在報業公會活動中信誓旦旦,指警方恪守資訊開放的原則,令警務工作有透明度,以加強對公眾的問責;其後亦在公開活動時明言警方不會「扣料」,然而,制度實施將近六年,明顯有違上述原則,令人擔心警方在資訊發布上愈趨保守,甚至有刻意扣起重大事件不作發布之嫌。當年李處長著傳媒相信他,但研究結果顯示,警方無法令人「信服」。

傳媒機構現時依賴截聽仍以無線電通訊運作的消防救護通訊系統(俗稱白車台),以彌補現時警方資訊發布的不足。令人憂慮的是,白車台亦將會在明年七月轉為數碼通訊系統,傳媒屆時期望可以在截聽白車台後趕赴現場「影灘血」,甚至是採訪傷者送院的機會,亦會變成奢望。

可能會有市民認為,這些突發新聞對他們影響不大,只是一些提供官能刺激的資訊,不知也罷,但實際上,警方沒有發布的,不少是與市民息息相關的資訊,例如銀行提款機騙案,不過,在警方現行的黑箱作業下,外界根本無從知曉,遑論監察,可以預見,聽任警方決定市民應該知道什麼或不須知道什麼,港人能知道的,一定越來越少,只怕日後事無大小的罪案都是紀律部隊的內部機密,重大案件的內容及調查有否違規,公眾根本無從得知或監察。

更根本的問題是,罪案資料是公共資訊,並非警方或政府的私人財產,為何警方可以不受監察?更加要問的是,警方為何害怕公眾透過傳媒作出的監察?新聞界多年來要求即時及不經篩選地獲取不包括市民私隱的報案資料,警方為何一直拒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