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電去也

許少芬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新聞透視》首席編輯

記聲2010年7月號】距離初進大學剛好二十年,今年九月將再次拿起課本,這個機會來得如此難得,如此超出想像。得以重返校園,是因為獲選為美國哈佛大學的尼曼學人,這是一個專為資深新聞從業員而設的學人計劃,就像中途加油站,休息、再出發。

今年二月,接到一個長途電話,原來是尼曼基金打來的,對方問:「你願意來哈佛唸書嗎?」我是在去年底截止日期前剛好趕及遞交申請的,然而,從未想到哈佛方面會以電話通知結果,接到這一通電話,腦海一片空白:「這是真的嗎?沒有想過我真的會被取錄。」對方笑說,這是真的。

自一九三八年以來,來自美國及全球九十個國家逾一千三百名新聞從業員透過尼曼基金的學人計劃到哈佛大學進修。今年是第七十三屆,共有二十五名學人,一半是美國人,另一半是從全球其他國家的報名者中挑選出來,我來自中國,而其他學人則來自伊朗、阿富汗、俄羅斯、哥倫比亞、羅馬尼亞、巴拿馬、厄瓜多爾、南非、加拿大、愛爾蘭、法國以及英國,分別任職於報館、電台、電視台、網站等,還有紀錄片製作人和攝影記者。


上司:就當買六合彩吧!

去年十月,萌起出國進修的念頭,曾於二零零六年到美國史丹福大學當奈特學人的上司區家麟建議我報考尼曼學人計劃。他說,試試看吧,「就當買一注六合彩」。那時候,距離截止報名日期只剩下大約兩個月,但要準備的東西卻不簡單,除了撰寫一篇自我介紹,還要構思一個研究題目、遞交作品。由於我任職的機構以中文廣播,除了把作品剪輯拷貝到光碟後,還要附上一分英文簡介;推薦信則須要四封,有勞各位前輩和老師了;更重要的,是要事先得到公司同意停薪留職一年。

閉關兩個月,終於遞上申請,鬆一口氣。由始至終,我都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不敢抱有太大期望,畢竟,要受到垂青,並非自以為有實力便可以,還要天時地利人和,而運氣和際遇卻是你無從掌握的東西。過去十多年,都沒有來自香港的學人,反觀內地同業則屢屢獲選。根據尼曼基金的資料,歷來只有三位香港居民獲選為尼曼學人,最近的,是時任(一九九五年)《大公報》副總編輯、現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另外兩位老前輩,是潘朝彥(一九六三年)及彭煥堯(一九六四年),兩位前輩都已過身。至於另一位前輩文灼非,於二千年同時獲選為尼曼學人及奈特學人,他選擇了後者。

未來十個月,我將會以學人身分在哈佛大學唸書,選讀甚麼科目,是各學人按興趣自行揀選。同時,尼曼基金會提供一筆生活費,足夠支付一切支出,任職《南華早報》的丈夫亦會同行,並打算逗留一段時間,屆時,他同樣可以在哈佛大學唸書。如此難得的機會,是一個滿意得無從挑剔的中途加油站。自九三年於香港大學畢業,至今任職傳媒十七年,終於能停下步伐,細細思索、總結過去的採訪工作和經歷,再探索不認識的人和事,擴闊眼界、放開懷抱去學習多樣的世界觀,這樣的機遇,誰也不會不珍惜。


和諧論 – 與香港新聞自由何關

我的研究題目,是中國官方構建和諧社會如何影響內地及香港的新聞自由。這題目並非為了報考尼曼學人計劃而構思的,而是一個縈繞心中不少日子的問題。近年在內地採訪時,的確遇到不少令人敬佩的學者,甚至一些尋常百姓,也有令我敬重之處;然而,一些知識分子或經濟高速增長下的既得利益者卻對香港記者所堅持的新聞自由流露出一點輕視,甚至認為香港記者不懂國情,又指容許自由報道只會破壞社會和諧,不利國家發展。這股鼓吹和諧的風氣,漸漸吹到香港,大家都憂心會「被和諧」了。我期望,在哈佛的日子,能向一些中國問題專家討教,與不同國籍、文化的同學交流,發掘出新角度。所謂「新」,不一定是指驚天動地的新發現,最重要的,是突破慣常的思考方法,尋找不同視野進行分析。

半途放下工作去讀書的同業,相信都是抱著同一想法:日常繁重的工作把生活壓得透不過氣來,暫時離開崗位,增進知識和修為,無論對個人或服務的傳媒機構而言,利多於弊。當然,要毅然放下事業,揹起書包上學去,絕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個人對新聞業的不捨、家庭牽絆、經濟壓力等等,令不少有心進修的同業掙扎,我也因此磋跎歲月,直到今天才踏出這一步。由「當買一注六合彩」而起的決定,誰知道成就夢想就在於踏出這不計算成果的一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