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爹媽苦與樂

何永康 有線電視高級記者

記聲2010年7月號】入行第一天起,便知道新聞界從來不是兒女私情、談婚論嫁,甚至生兒育女的好行業。

在養狗多過養人的世代,偏偏在入行十數年後向虎山行,生了兩件「化骨龍」。大女五歲,時常覺得爸爸好靚仔;細仔歲半,叫「車」、「波」多過叫「爸」。

另一半曾經跑過前線新聞,對我這個忽然「留堂」、調更、調假的老公,早已習以為常,亦體諒有加。懂事的大女亦一樣,偶爾有點怨言,但也不太介懷。

實在感激不盡。別看輕這一分諒解,若然家人不了解傳媒作息習慣(或陋習),輕則諸多埋怨,家嘈屋閉,重則妻離子散。

自己是較幸福的一群,在電子傳媒跑新聞,所謂「更數」較清晰,上司對馬拉松式新聞有較強的「接更」意識,也鼓勵同事盡快完成手上工作,歸家去也。早更的話,朝九晚七,執執手尾離開,回到家,八時半;吃過飯,九時多,距離子女上床睡覺尚有個多小時,可以好好相處,一起看電視也好,沖涼也好,講故仔也好,哄睡覺也好,總算有丁點天倫之樂。

報館呢?以往在報館工作,朝十一晚十二,談不上很非人生活,但對不起,你跟小朋友的作息時間是差天共地,小朋友可能只有假期才能見你一面。試想像,單身記者尚可以報館為家,頂多把家當酒店;若是記者爸媽的,小朋友當你是陌路人,真是情何以堪!

記者的工作習慣也未必適合你犠牲太多時間在子女身上。跑新聞的,總愛「磨爛蓆」,追故仔未到死線,電話仍是打個不停。偶爾遲收工尚可以理解,但連假期都奉上,真的不配做記者爸媽。

記者應否在假期上班,不是勤力與懶散的問題,是你放棄休息或當正常人的機會。

單身的,放假是自由時間,大可以在家在公司喪打電話,或是忽然約個飯局「收料」,於是翌日正式上班時,又一隻「老獨」頭條,而你犠牲的,可能是原本瑜珈、high tea、掃貨、玩相機、玩越野單車、跑步、打war game的時間。

記者爸媽呢?放假最大目的是招呼另外一位甚至幾位「老細」:大的小的都期待你放假闖東去西;而你又很想趁假期做些父母應做但平日由工人處理的事:換片、餵奶、打鞦韆、遊公園、溫功課…,哪裡還有半點氣力和衝動去做新聞?

又例如,當你答應「細路」周末去迪迪尼、周日去維園吹波波...,你捨得爽約嗎? 理論上,爽約後可以用一萬件玩具去補償,但累積的心靈打擊卻是難以估計的。

記得當時年紀小,對爸媽承諾過的假期節目總是充滿期待,哪怕只是去超級市場買零食,也夠小小的心靈盼望好幾天。今天當了爸爸,我會盡量避免把假期變成工作天,反而會盡力做好時間管理。要做的,工作天專心去做吧,也別把不必要的工作帶回家。

另一難題是「出差」,在外地工作,尤其是有危險性的,記者爸媽總會多點顧慮,更何況是香港新聞機構對記者保障的軟件硬件都不及外國完善。每當站在危險的地方,我都會自問:有什麼「冬瓜豆腐」,誰來照顧家裡大大小小的下半生?結果,每走一步,都要更小心評估危險性。

也不是諸多不好的,記者爸媽總愛將新聞元素帶回家 - 一起看新聞。大女一兩歲已經會看新聞,她認識六四、曾蔭權、特區政府等事物比很多名詞和事物還早。通識科,她將來一定跑出!

職業病呢?當然有。在工作上分秒必爭,在家也不其然地要求仔女做事爽手,吃飯、做功課、刷牙、甚至上廁所「開大」,都會被我嫌慢。定一定神,「開大」是趕新聞嗎?

記者生與不生,各有一萬個理由。決定時或許可以問問自己:每天背著沉重的新聞和千噸工作壓力回家時,是否想有條「化骨龍」跑來叫你一聲爸媽?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