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新聞會給「河蟹」掉嗎?

鄧發祖

[ENG]記聲2010年7月號】明年,是香港傳媒突發新聞關鍵一年,因為消防處第三代調派系統將正式啟用。關乎生死,因這套新系統跟警方的指揮系統一樣,外界不能監聽,現時報館突發組賴以生存的「白車call」,即救護車召喚將成為歷史,日後「無機可聽」,連一些車禍或有人受傷的報告亦無法監聽,突發新聞來源「買少見少」,恐怕連一張現場傷者相都拍不到。

有意見,不止因為新聞來源少了會影響整個行業,而是傳媒少了報道,很多與市民息息相關的資訊便會煙歿無聞,社會表面上是「西線無戰事」,但實際上,香港罪案率會因此降低了嗎?港人會更加安居樂業嗎?令人擔憂的是,要成就一個和諧社會,就要剝奪市民的知情權嗎?政治新聞方面,大部分傳媒都已經「歸邊」,無形魔爪還要伸向突發新聞嗎?

一個活生生又令人氣憤的例子是,月前傳媒揭發匯豐銀行的櫃員機被賊人安裝偷拍儀器的問題須經傳媒報道才得以曝光,否則,警方、金融管理局,甚至銀行不知要瞞到何時!遑論拖延兩年的提款機改善措施會即時落實!問題來了 - 為何隨時都會中招的市民大眾,竟一直被蒙在鼓裏?警方、金管局,甚至銀行憑什麼決定你我他不須知道?


突發新聞是社會新聞

修讀新聞系第一天起,導師便告訴我們,新聞分靜態和突發。前者泛指政治、經濟及教育等新聞,突發新聞則指車禍、凶殺、劫案等突然發生的意外或罪案。其實,突發新聞多帶有強烈社會性,由九十年代的迷魂黨、電梯劫案,到千禧世代的祈福黨、補藥黨、電子零件黨等街頭騙案,至近年K仔(即氯安酮)入侵校園,全都是重要社會事件,值得大肆報道,以喚起市民關注,讓他們自保。

可笑的是,即使突發記者發掘了問題,當局還是會把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以K毒為例,由九八年初次被查獲及「見報」成為新興藥物,到現時獨佔青少年最常濫服藥物首位,每次追問警方和海關有關案件的出現是否代表問題嚴重時,對方都會保守地說:「調查多了,才有較多拘捕行動。」但統計數字已說明一切。若你還認為可以單靠執法部門來告訴你有什麼社會問題,那是否「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步入「寒冬期」以前,突發新聞的主要消息來源是監聽警方及消防處的通訊系統,若是機緣巧合,時來運到,記者會比警員更早到現場,拍下第一時間的圖片。眾所周知,突發新聞只爭朝夕,最重視第一時間的第一手圖片,因為一張照片勝過千字鴻文、萬語千言。

上世紀九十年代可說是突發新聞的黃金年代,除方向大報的電單車隊,生果日報面世後亦組成電單車隊互相競爭,其他報章自然捲入戰場。那時候,各「行家」每天對報紙,看相片誰勝誰負,比故事誰多點料子,十分刺激。


收緊資訊發放第一步

零四年下旬,警方啟用第三代指揮系統,以數碼系統取代模擬制式,傳媒無法監聽警方通訊,好光景一去不返,只能每天靠警察公共關係課(PPRB)發放的新聞事件資料去採訪,形同吊命,警方亦變相操控發放突發資訊的大權。最為傳媒詬病的是,PPRB發放的資料永遠有遲無早,最低限度在事發後一小時才通知傳媒,若是現場有什麼警方不願傳媒和公眾看到的,警方肯定有足夠時間「清理現場」。

根據香港記者協會零四至零五年的統計顯示,警方採用新通訊系統後,「事態越嚴重個案,延遲發放時間越長」,曾有謀殺案竟在事發後六小時二十一分才由PPRB發放消息。真是記者去到都「蚊瞓」。

另一樣令傳媒不滿的是,PPRB選擇性放料,提供的大多是輕微車禍,普通劫案等「小兒科」,大案通常無分,令新聞事件資料形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即使採訪了,亦大多棄之不用。傳媒曾多次向PPRB反映,但改善不多。

警方資訊之路不暢通,記者轉而監聽沿用無線電系統的消防處「索料」,於是,召喚救護車或消防車的事件近年成為突發新聞的最重要消息來源,因為當中涉及火警、傷人、凶殺等重案,傳媒只要跟進採訪,有機會獲得「意外收穫」。


公共資訊盡收政府手中

可惜,明年消防處改用第三代的數碼指揮系統,傳媒無法再監聽通訊,突發新聞的「官方」資訊來源將所剩無幾,採訪預計會陷於困境,可幸現時科技進步,不少市民會主動向傳媒「報料」,甚至拍攝現場圖片發給傳媒,成為困境中的半線生機。不過,報料很受市民的閱報習慣影響,暢銷的「大報」無疑較具優勢,小規模報館則難免吃虧。

另外,近年傳媒傾向橫向處理突發新聞,包括以圖像重組事發經過,或配以副稿解構事件原因及預防方法等,都有助豐富突發新聞故事,延長其壽命。

面對這非常時期,所有傳媒的突發組都已凍結人手,不少突發記者心中有數,一旦消防新通訊系統登場,新聞來源減少,在商言商,公司自然會縮減人手,難逃裁員命運。


突發新聞真會給河蟹嗎?

河蟹,和諧之普通話諧音。社會和諧,天下太平?

打開報章,沒有罪案或很少罪案新聞,社會便真的平安無事?

近年報章突發新聞篇幅大減,大劫案少了,甚至沒有,但風化案、非禮強姦案、騙案真的沒有發生嗎?作為市民,可能要等待警方拘獲疑犯,律政司成功檢控,再到案件排期在法院開審,變成法庭新聞才知曾有案件發生,那是多少年後的事?我只能期望,你不會成為期間的同類案件受害人。

又或,日後只有警方單方面安排的記者招待會,「成功拘捕XX賊,成功搗破XX案」,甚或如內地傳媒般,由警方帶領下直搗賊巢,任影任拍,難道這就是真像?

究竟誰可以剝奪我們的知情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