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Facebook …

張嘉雯 《蘋果日報》記者

[ENG]記聲2010年7月號】不少行家喜歡「蒲」咖啡店、相機鋪,我則喜歡「蒲」Facebook。

用Facebook(FB)大約是兩年前的事,當時純粹跟朋友交流。此後又玩過推特(Twitter)、Plurk,但覺得二者資訊太多,不勝負荷;偶然又會看討論區,那兒題材多且雜,是很好的新聞來源,只是我沒有耐性細讀。FB既可以實時溝通,又可以看朋友推介的資訊,最適合我這種懶人。

FB流行之初,只是行家們的「起底」工具,平民百姓遇上橫禍,FB擺放的相片翌日就登上頭條,情況類似取用博客(Blog)或者個人網頁內的相片。個人經驗而言,在眾多工具中,FB的私隱設定最精細、最廣泛,只要願意下功夫,就可以透過設定,控制誰看甚麼、誰不可以看甚麼;哪些相片只供朋友檢閱,哪些可以全面公開。

對我來說,除了「起底」,FB兼具「剪報」功能。FB內的「朋友」,大多有相近的興趣及關注,所以每天回到辦公室,都會第一時間上FB,只要看看朋友引用的新聞,大概已知當日的大事及重要討論。


闖羅湖橋去

跟年輕採訪對象交「朋友」,初時是因為方便。要找他們,上FB肯定比打電話快,他們成立小組,我「八卦」加入,漸漸體會到這些小組的動員力。最深印象是去年底劉曉波判刑後,有朋友成立了「闖羅湖橋」小組,我最初以為他們只是鬧著玩,結果行動當日竟然聚集了二十多人北上,最後更爆出公安越境執法的新聞,嚇了我一跳。

FB也是最自然的報料區。在全民皆記者的年代,人人手執相機,「民建聯成功爭取...」的橫額、曾蔭權「起錨」保安「做媒」收傳單,都會上載到FB,這些全都是有趣的新聞題材。

當然,最善用FB的,還是年輕人。年輕人搞行動不會刻意打電話聯絡傳媒,像FM101電台被電訊管理局沒收器材,都只是透過FB公布,呼籲友人趕往現場聲援;事後發表聲明,也不會透過傳統媒體發布,只要貼在FB,自然會被「傳開去」。

作為記者,獲得這些資料後,自然要進行核實和尋求有關人士回應,這跟平日取用巿民報料的步驟並無分別。

不過,我喜歡使用Facebook,純粹因為它能配合自己的上網習慣,做新聞只是「bonus」,如果為了找新聞而使用FB,那未免太累了吧!


意見交流 VS 報道中立

FB功用多多,但威力最強大的,是用家可以透過它交流意見。一篇文章上載自己的塗鴉牆(wall)後,其他人留言討論、引用、凝聚初步想法,於是成了成立小組的基礎。但有時亦會因為意見紛紜,成了筆戰戰場,反對興建高速鐵路運動期間的行家表現便是典型例子。

有人因此擔心,記者在FB上就某事某人發表意見,處理相關新聞時會否影響報道的中立性?又或讓讀者質疑報道的客觀性?

老實說,我打從唸新聞系開始便不相信有所謂「傳媒中立」。採寫新聞,只能盡量客觀,盡量不讓個人的看法影響報道,是以記者在FB發表自己的看法,只要不影響其報道,我不認為對新聞專業有何影響。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在家裡,我是父母的女兒;在工作上,我是記者;在FB上,我只是云云網民中的一員,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是尋常不過的事。畢竟記者不是法官,我認為不應過於苛求。

反高鐵運動期間,行家之間意見分歧,在FB各自表述、小組討論,那是行家難得辯論的機會,比起「余曾辯」更開放、更公開,更重要的是,有關爭辯並無影響傳媒的報道。不信?聽聽那名因在FB上對反高鐵人士表達厭煩之情而被「起底」的記者的報道便知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