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各適其式的資訊發放方式

林羅寶蓮 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

記聲2010年7月號】本刊曾就簡介會有取代記者會之勢的問題,分列六條問題致函政府新聞處處長黃偉綸,其後由助理處長林羅寶蓮於六月二十一日代覆。現將全文(除第一段外)刊登如下:

我們提供資訊的方式包括發放新聞稿、安排政府官員出席電台及電視公共事務節目及在網頁提供資訊等。至於傳媒採訪活動則有新聞發布會、簡介會、訪問、參觀和公開活動等。

一般而言,有重要的政策公布時,我們會安排有關政策局或部門舉行記者會、發放新聞稿以及出席電台電視節目訪問。這些安排全部是公開及具名的。

至於簡介會主要是滙報一些既定政策的工作進展。例如當政策局向立法會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時,相關官員可能會安排簡布會向傳媒解釋一些背景及技術細節。這類簡介會的安排實質上亦是相當公開的。

另外,新聞界不時希望更深入理解政策的醞釀過程及各項考慮因素,我們有需要時會安排背景簡布會,讓官員與新聞界交換意見,協助傳媒進一步了解政策的理念。一般而言,傳媒多以不具名方式引述這些談話,這是為業內接受及其他地區慣常使用的做法。

我想指出記者會及簡介會屬不同形式的傳媒活動,目的是切合不同的需要,兩者可以相輔相成。 面對公眾解釋政策是官員工作的一部份,因此,無論是舉行記者會或簡介會,官員仍然會出席立法會及電台電視節目解釋政策。透過上述活動,我相信傳媒及市民可以全面掌握政府工作的資訊,協助他們了解政府的政策。

最後,我想強調政府新聞處是支持公開及具透明度的政府。如香港記者協會在我們工作的合作上有何具體的建議,我們會樂於聆聽。


《記者之聲》提問:

1. 政府召新聞發布會(記者會)或閉門簡報會、背景簡介的標準?
2. 根據《記者之聲》統計,三至五月內,共舉行至少12次簡介會,次數直追同期的新聞發布會,大有以簡介會代替記者會的趨勢,這是否符合一個開放政府的要求?
3. 本刊統計發現,很多時候,簡介會涉及的議題與民生有關 (見附表),為何不召開正式新聞發布會公布?
4. 回應反對團體的行動或訴求時,例如5月27日回應街市大聯盟時,用具名方式回應是否更公平?
5. 更不可接受的,是有官員可以具名報道,但卻不准拍攝或錄音。須知道,官員不應以「沒有鏡頭影住會讓官員更自然地回應」為藉口,作為高官或普通官員應有面對群眾的能力和勇氣。請問新聞處有何方法減少日後再出現此等不合理安排?
6. 有學者指,簡介會發放的資訊不全面,理據亦未必能充分展示,不利達致高質素的討論,新聞處長應為對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