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風會多得讓人感冒

《記者之聲》編輯委員會

記聲2010年7月號】「不准錄音、不准影相,只可quote(引述)消息人士。」

這句「新聞官」的開場白,相信不少前線記者在近年日益增多的政府閉門簡報會 (off-the-record briefing)或背景簡報會(Background briefing)上已聽得很多,但連重要的政策宣布,如活化居屋二手市場、停車熄匙等與市民息息相通的民生議題,當局都不願舉行新聞發布會,只是由負責相關政策的官員在不具名及不准錄影和錄音的情況下發放信息,明顯是已到了濫用閉門簡報會的程度。


緣起

閉門簡報會或背景簡報會(下統稱簡報會),行內又稱「吹風會」,歷史悠久,中外皆有,並非只在近年或香港存在。

一般來說,簡報會上發布的信息不能引述個別官員的名字或職稱,至於如何引述資料來源則可由發言人與記者商訂,不過,這種簡報會並非常態,亦不應成為常態。

在九七前及回歸初期,簡報會主要由政府司局級高層官員負責,就著複雜、重要或敏感的議題,向傳媒管理層,如總編輯及社論主筆等新聞工作者深入講解政策背後的理念和論據,藉此爭取輿論支持。而新聞工作者為了瞭解政策的更多資料, 亦會出席。

不過,業界發現,近年簡報會己發展至「泛濫」的程度,「消息人士」更是通天飛。一直呼籲政府和公司提高透明度的韋大衛(David Webb)直指,每天都可以在傳媒上發現政府人員以「消息人士」或「政府官員」發言。

本刊利用慧科新聞搜尋器,發現在本年三月起的三個月內,香港中文報章共有 2478篇文章有引述「消息人士」的字眼,即每日平均有29.8篇新聞是由不具名的消息人士發布資訊。在兩分英文報章,亦有351篇引用「source」字眼的報道,即每日平均3.8篇。


吹風會取代記者會?

本刊在業界搜集上述三個月內的閉門簡報會數量及模式,對比政府同期在其官方網站上發布的新聞發布會,發現簡報會與新聞發布會(下稱記者會)的數量,已發展至近四六比例(35 : 65)的情況。在調查的三個月內,政府最少舉行了十二次簡報會(見表一),即平均每星期至少一次;同期,政府共舉行二十二次記者會,平均每星期一點八次(見表二),大有以簡報會取代記者會的趨勢!

內容方面,簡報會幾乎無所不包(見表一),由重要的政改微調方案,至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但不複雜的停車熄匙措施、活化居屋二手市場,甚至打擊不良銷售手法的立法建議等,均以簡報會的形式發放。相反,記者會則主要是一些部門周年回顧與展望、常規行動公布等簡單議題(見表二),甚至康樂文化事務署公布音樂劇及綜藝節目,亦召開記者會講解!期間,重要而備受公眾關注的新聞發布會只有政改方案記者會、屋宇署公布馬頭圍道塌樓調查報告、第一季經濟報告等。

出席簡報會的傳媒代表亦由個別機構的總編輯、採訪主任或主筆,轉為大範圍的前線記者。據本刊綜合報章新聞內容及記者提供資料所得,大部分簡報會是廣邀全行電子及報章記者參與,並由相關政策局局長和首長級官員講解。政策局的新聞主任在簡報會前會逐一致電傳媒機構,通知有關簡報會的時間及地點安排;簡報會開始前,新聞主任會向到場的記者發布規則,要求禁止錄影、錄音及拍照,報道內容時只可引述由「政府發言人」、「XX局發言人」或「消息人士」等不具名方式提供。

但有關引述方式並非像新聞主任所說般一成不變,有時候,個別政策局官員臨場會改變不具名的「安排」。例如,運輸及房屋局長鄭汝樺在規管發展商不良銷售手法的簡報會開始時,即表示願意具名引述,但仍然要求不准錄音、錄影及拍照。

不過,這種見名不見樣的做法確是匪夷所思。以官員對政策的熟悉程度和面對傳媒的經驗,總不會是因為在鏡頭前感到不自在而作出這種安排吧!這不禁令人擔心,有關安排的目的,只是為了方便有關官員發言如有「前文不對後語」時,將責任推到傳媒身上:是記者聽錯了、記者斷章取義…,究竟,這做法是否就是問責制下問責官員的應有所為?

此外,在一些記者反對和爭取的情況下,明言只准以「消息人士」發放的簡報會,又可改以XX局官員、XX局消息人士等身分發表。可見,簡報會的安排是可以商量的,並非只能服從。


何事不能光明正大?

分析簡報會的內容,可見它主要背負兩種作用:

1. 推銷政府政策

最常見的,是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新政策或法例修訂討論文件當天舉行簡報會。

當局宣稱,為確保傳媒能清晰掌握政策的目標,遂安排負責政策的官員在簡報會上說明。以近月較多政策推出的發展局、運輸及房屋局為例,在三個月的調查期間便慣常地因此舉行簡報會,例如環境局擬立法規限停車熄匙、但有三分鐘寬限時間(4月15日);發展局爭取撥款二億以活化美荷樓(4月20日);市區重建局訂定重建策略(5月9日);運輸及房屋局建議三項活化居屋第二市場的措施(5月11日)等。

有官員向傳媒解釋,此舉是為了避免立法會議員不滿政策未向他們報告前向傳媒披露,才要求記者引述「消息人士」發布。但現實是,傳媒最終會在同日告知議員有相關官員的簡報會,以尋求議員就政策內容作出回應,故此,官員的做法是否可以避免議員不滿,真是見人見智。

2. 反駁不利消息

除了推銷政策,政策局亦會借簡報會對市民指控或行動作出反擊,例如食物及衛生局和食物環境衛生署官員於5月27日主動聯絡全行傳媒舉行簡報會,以回應街市大聯盟不滿街市續約安排而計劃罷市七天。官員在簡報會上講解有關政策及政府關注,務求「防患未然」,免傳媒被街市大聯盟「誤導」,但卻要求記者引述「政府消息人士」來發布。


操控記者伎倆

不少記者對日益增多、以「消息人士」發布資訊的簡報會感到不滿。有前線記者坦言,政府明明是借簡報會來「測試水溫」,以了解社會反應,擔心有關官員日後見政策不受歡迎,便公開「不認數」,否認有此建議,記者自然被市民視為「放流料」,令公信力受損。

雖然有部分記者認為,簡報會有助傳媒清晰掌握政府立場,但也有不少前線記者指出,政府只是希望籍簡報會來操控傳媒報道的角度,從而影響立法會及其他團體的看法。

而為了令官方意見成為主導意見,當局舉行簡報會的時間也十分巧妙。記者通常在簡報會前兩、三小時接獲通知,簡報會完成時已近黃昏,記者要在一般人的辦公時間以外到晚上截稿前尋求相關團體、專業人士意見或反對聲音,難度既大,時間亦「所剩無幾」。

更甚者,有官員利用簡報會來迥避具批判性的問題。有記者反映,官員面對有鏡頭的公開記者會時,未致於不回答問題,但一旦沒鏡頭攝錄,官員會索性漠視一些具批判性及反對意見的提問。最諷刺的是,在簡報會上,官員也不會「講多D」,提供額外觀點供傳媒考慮分析,只是反覆重申官方想發布的重點內容。

不少記者留意到,部分政策局,例如環境局可說是濫用簡報會的「重災區」,無論是膠袋稅到停車熄匙等重要政策,環境局長邱騰華(前新聞處處長)都不會舉行記者會公布政策。

總結行家經驗發現,邱局長有一套既定的資訊發放模式:首先在記者完全沒有任何政策文件或諮詢文件情況下,舉行一個stand up,自行發言,回答數條問題後便離開。接著,新聞官會通知全行記者,局長稍後會主持簡報會,以不具名的方式回應問題。

在上任近三年來,邱局長除了在公開場合被記者「扑咪」外,絕少就所屬政策議題舉行記者會;與記者「坐定定」地公開講述政策的罕有例子之一,就是在跟隨中國代表團出訪哥本哈根前,與記者在露天茶室講述港府在氣候變化的角色。

環境局回應(2010621)

環境局局長任內曾多次在不同地點及以不同形式舉行記者招待會,公開和直接與全港 傳媒會面,例如過去幾年在施政報告公布後分別在智障人士經營的餐廳及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與傳媒聚會,向傳媒解說施政報告內 的環保政策和措施。他亦曾就兩電管制計劃協議在新聞處舉行記者招待會及去年在出發前往哥本哈根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前,以茶會形 式,向傳媒講述香港在制定減少温室氣體排放的策略及措施。

每當有重要環保政策出台時,局長亦不時在政府總部及環境局辦公室會見傳媒,簡 述政策的內容及回答傳媒問題。

以上的所有與傳媒的會面,均邀約全港不同傳媒機構參與。

就一些突發及市民關心的事件,局長亦會主動致電及出席電台及電視台節目,即 時回應主持及市民的提問。

衝破操控有法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表示,不具名簡報會日益增加,「本質上是政府當局逃避問責,亦反映政府本身的信心不足」。

從管治角度分析,馬嶽認為,簡報會無法真正吸收及掌握民意,是一種「不健康」的收集民意渠道。由於官員沒有公開講解政策的脈胳,外界只能透過簡報會取得一些片面及零碎的資料作出回應,無法達至高質素討論。

馬獄指出,政府當然希望透過簡報會增強對傳媒的操控( manipulate),但成效存疑,因傳媒未必全盤接受政府在簡報會刻意灌輸的論調。

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發現,不具名簡報會約在董建華時代後期較多出現,如大家在慧科新聞搜尋器以「消息人士」關鍵字眼搜查,便可見其泛濫程度。

杜耀明指出,政府官員以消息人士發布政策,令報道失去應有的可信性。他認為,「記者無義務俾政府利用」,在簡報會上應一如在記者會上「俾壓力政府,盡量爭取問最多資訊。」在報道時,記者應爭取交代資料來自政府的不記名簡報會,方便讀者作出評估。

鑑於不同傳媒機構因為利益及立場不同,他坦言,很難要求業界團結一致地取消這種「可惡」的做法,不過,記者仍應堅持追問,以批判的態度發問及跟進有關簡報會推介的政策,「不要讓政府官員周三在吹風會講,周五便公開否認。」

若真的出現上述官員「打倒昨日之我」的情況,杜耀明鼓勵記者爭取報道此情況,又或透過不同方式公開這些不正行為。

資料顯示,現已退休的副房屋局長鍾麗幗便因先透露有意減租來換取市民自行支付差餉、後因反應不佳而公開否認有上述構思,亞洲電視遂在新聞報道內詳述事件始末,拒絕當代罪羔羊。


結語

毋庸諱言,政府以簡報會發放資訊,確實有損公眾知情權。一個公開、向市民負責的政府,當然應該「堂堂正正」地透過新聞發布會向公眾宣布、解釋政策或措施,因為這是保障市民知情權和向市民問責的最基本做法。

至於傳媒,作為社會的第四權,肩負監察責任,並非政府宣傳機器的一部分,我們是否還是要默默接受這種不健康的「歪風」,讓它漫延?


表一: 政府於三至五月期間舉行的閉門簡報會

舉行日期 簡報會內容 相關政策局 要求引述形式 出席傳媒機構
3月9日 削減公務員入職起薪點 公務員事務局 政府消息人士 全行
4月1日 香港電台約章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政府消息人士/商務及經濟局發言人 全行
4月14日 政改微調方案 政務司 政府消息人士 全行
4月15日 停車熄匙定額罰款草案擬設三分鐘寬限 環境局 消息人士/政府發言人 全行
4月20日 撥款二億活化美荷樓 發展局 消息人士/發展局發言人 全行
4月21日 規管發展商銷售手法的九招十二式 運輸及房屋局 鄭汝樺局長 全行
5月9日 市建局重建策略 發展局 消息人士 全行
5月11日 活化居屋二手市場措施 運輸及房屋局 政府消息人士/消息人士 全行
5月17日 引入頭髮驗毒試驗計劃 保安局 政府發言人/禁毒處官員 大部分傳媒
5月18日 削減公務員入職起薪點 公務員事務局 政府消息人士 全行
5月18日 修訂商品說明條例以打擊不良銷售手法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政府消息人士/消息人士 全行
5月27日 街市合約爭拗 食物及衛生局 消息人士 全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