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 傳媒的「老、大、難」問題

麥燕庭

不同地方、不同行業都有各自的「老、大、難」問題,在香港新聞界,不具名消息人士胡亂吹風可說是其中之一,而且越來越盤根錯節,不單止政府官員樂此不疲,政黨人士或熟識傳媒運作的機構亦愛煞這塊掩飾面目的面紗,甚至新聞傳媒本身亦似乎忘了應守的界線。

本刊為此上慧科資訊網鍵入「消息人士」的字眼,竟然發現在三至五月內,每天平均有29.8篇新聞是由不具名的消息人士發布資訊,英文報章稍好,每天亦有3.8篇!(詳見《吹風會多得讓人感冒》一文),情況令人深思。

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當然應該以公開而具名的形式發布信息,遇上複雜、重要且敏感的議題須要深入剖析,才應以不具名的方式詳細解釋政策涉及的理據和可能出現的情況,故此,至少應有一次公開的新聞發布會,讓市民得知政策內容及理據,至於其他相關意見或理據以什麼形式發表,可以再作考慮,而絕不應以不具名的吹風會取代公開的新聞發布會。

一個負責任的傳媒亦不應隨便接受以消息人士發布新聞,以免消息提供者不負責任地「放風」。新聞界都明白,在保護涉及提供重要消息人士的安危和重大利益的大前提下,傳媒可以接受以消息人士發布新聞,即使如此,亦應小心引用和以不同途徑覆核有關資料的可信性,《華盛頓郵報》當年披露的「水門事件」便是典型的例子。但是,好像特首曾蔭權宴請建制派議員聚會以修補通過政改方案時的不愉快關係,有報章竟然容許政府官員以消息人士大耍官腔:「特區政府消息人士強調,曾蔭權經常與友好政黨保持緊密的溝通及聯絡。…邀請泛民會面?曾蔭權將在適當時候與之會面;消息人士亦強調,新一份的《施政報告》諮詢工作即將展開,特首會聽取各界人士的意見。」這些說法,即使召開記者會發布,記者也不一定用,有關傳媒竟然以消息人士發布,是否用得太隨便?

熟識傳媒或其運作人士顯然亦已感覺到傳媒的「隨便」,不時以消息人士發布對自己有利的消息,亞視股權風雲如是,連民主黨政改風暴的所謂黨內消息亦如是,例如有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民主黨若通過政改方案,會有五分之一成員退黨。編者無法得知有關記者有否追問消息人士如何得出這結論,但這些猜測的重要性和敏感度是否應該以消息人士發布?會否是消息人士藉誇大負面影響來發揮阻力?抑或純粹是消息人士明知毋須為言辭負責而亂說一通?

面對消息人士滿天飛的情況,傳媒更應作好把關人的角色,謹慎自處,不然,這不單止有損市民知情權,更會損害自身的公信力。

事實上,《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這些具公信力的新聞媒體都在守則中訂明,應該如何引述消息人士,香港媒體實應考慮借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