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甜」的立法會走廊

許偉賢 - 政治線記者

「喂喂,可唔可以幫手寫篇立法會走廊嘅文?」

「吓,有乜好寫?」

「寫下呢幾年嘅轉變囉,聽講你有D意見架!」

「.........好啦,希望寫完唔會俾人鬧啦。」

這篇文章,是在我與現職記協總幹事莊曉陽上述對話下「誕生」的。

要清楚說明寫作背景,是希望外界別誤會我對這條立法會走廊的「工作狀況」有一大堆苦水要吐,刻意找一個平台來宣洩。其實,我對這條從前尚且可以「搵料」到現在幾乎只用來象徵式「扑咪」甚至「吹爛水」的走廊根本不存厚望,若能逢周三在這條嘈雜得似街市的走廊得到一些「據了解」的分析或背景而非純花邊新聞,已經相當滿足。部分議員和資深政治記者不約而同認為,現在的立法會新聞,「新聞甜品」比「正餐」硬新聞要多得多。

淪落至此,會否與議員質素每況愈下或傳媒機構未能留住有能力及經驗的記者有關?

過往,議員似乎都較有政治風範與胸襟,記者提出嚴肅而敏感的問題,他們都樂於直接回答和討論,有時還會將政府或其他人士的想法一一道來,因為「有料到」,記者自然熱衷跟進,不少新聞亦由此而來。

可惜現時部分議員不時拒絕就嚴肅議題表態,每每追問三、四次也沒有答案;相反,談起無謂的花邊新聞卻是口沫橫飛。與其浪費心力仍然徒勞無功,倒不如跟你「鬥無聊」,結果便出現惡性循環:大家只管談放假到哪裡旅遊、餓了到哪間餐館醫肚、閒時到哪裡血拼,似乎力爭在花邊新聞版見報已成為個別議員任內「大志」。

這幾年的政治線記者不斷換人,每每做不夠兩、三年便離開,也是立法會走廊「無料到」的原因。不少議員私下慨歎,「連佢地叫咩名係邊個都唔知,點同佢地傾偈?」這並非因為他們有階級觀念,不願與新記者接觸,只是當一大堆年資尚淺的記者圍著一個議員,對他所談及的正經議題似懂非懂,也難免令議員談正經事的意欲降低。

有議員曾私下抱怨,不想每次都要將事情由盤古初開講起,可惜圍著他的行家十居其九都沒有相關政策認知,無奈地又要將事件背景始末細說從頭。既然自覺記者未必聽得明白兼不感興趣,倒不如跟大家嘻嘻哈哈了事,何必認真?

既然無法令尊貴的議員自行檢討,惟有寄望傳媒老闆可以「鬆手」一點,留住有經驗與能力的記者,若此,新入行的記者自然有師可承,無須在立法會走廊以致政治圈「盲摸摸」,也令議員不致因為眼前幾盡是陌生面孔而吝嗇開腔論政,轉而純粹「吹水」。

當然,亂闖亂問也總比不聞不問好,希望新記者也多做功課閱讀資料,多開金口,讓議員知道你的存在,更重要的,是知道你有興趣採訪政治新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