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收禮可墮法網

曾錦雯  - 《記者之聲》編輯委員會成員

上月一宗全城嘩然的電視台高層涉嫌貪污醜聞,令人關注傳媒機構員工因收取利益或以工作關係謀取利益而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的可能。其實,記者不時因採訪而收到的紀念品或禮物,如USB手指、紅封包、逢年過節的洋酒美食果籃等是否屬於「利益」?在何種情況下收取才不致誤墮法網?

本刊為此走訪資深大律師湯家驊,他表示,若記者所屬機構沒有收受利益指引,記者在沒有向公司申報的情況下收取禮物便有可能觸犯法例,即使收取後轉贈慈善機構或不知收禮標準都不是合理的答辯理由。

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九條,
◆任何代理人(即僱員/記者)
◆在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解釋,未得主事人(即僱主/所屬傳媒機構)同意情況下
◆索取或接受任何利益
◆作出或不作出與主事人(僱主)的業務有關行為,即屬犯法。
一經定罪,最高可處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七年。

收禮不二門 得僱主同意

湯家驊指出,在《防止賄賂條例》中,「利益」的定義並無定額,故此,不論記者收受的禮物價值多少,在法例上亦屬「利益」,記者收受時,必須得到僱主同意。

他認為,傳媒僱主清晰訂明記者可接受禮物的合理金額是一個良好辦法。僱主可於合約或員工守則中訂明涉及收受金額上限,如禮物或利益超出上限,記者必須向上司申報。

他解釋,如果員工守則有上述清晰標準,在法律上已代表僱主授權和同意其僱員收受此指定金額以下的利益,「如記者接受超出所屬公司指定金額的禮物及利益,而又沒有得到僱主的同意,已經犯法。」

若僱主容許記者收取禮物的價值上限超乎一般人的標準,例如一萬元,記者收取一萬元以下的禮物是否合法呢?湯家驊指出,記者在這情況下沒有犯法,因為普通法中有一項名為秘密過程(secret process)原則,泛指一個人因工作關係所得的利益均屬僱主所有,如不向僱主申報而收取秘密利潤,即違反對僱主的誠信,如果有傳媒機構訂明容許員工收取大額禮物,那便變成「你買我賣」,不屬防賄條例的規管範圍。(編按:這可能是一個涉及機構或個人的道德操守問題)。

至於接受抽獎禮品或收受「利是」,湯家驊指出,處理原則同上,即若超出機構訂明的可接受的金額上限便須取得僱主同意,「不可以話係抽獎獎金就不計算作利益。」

借花來敬佛 亦屬偷花賊

對於有記者以為將收到的禮物轉贈慈善團體是一個較妥善處理禮物的方法,湯家驊亦認為未必能夠令記者完全脫身,他解釋,如果禮物超出僱主同意的禮物價值上限,卻又未經僱主同意而收取,其後縱使捐贈出去,亦屬已收受該項利益:「無論記者是捐俾慈善團體,還是俾自己媽咪,已屬享用了該利益,也算作是使用了。」所以,還是先得僱主同意才收取。

此外,每逢過年過節,不少採訪組及記者都會收到一些機構送來的洋酒美食果籃,那又該如何處理呢?湯家驊表示,按同一原則處理,如該採訪組有十名記者,而果籃的金額不超過十人收取禮物上限的總和,採訪組可毋須申報而收取,如超額便要先獲得公司許可。

按此原理,若果籃指定送給某記者,如果果籃價值超出公司准許收取的金額上限,記者未經僱主同意而自行與同事分享,亦屬不妥。

下筆未容情 一樣可成罪

至於記者收受利益後是否有作出或不作出與業務有關行為,例如不寫對送禮機構負面的報道,或者對該機構手下留情或「寫好D」是否觸犯法律,湯家驊說,這要視乎個案,很難一概而論。

不過,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十一條,行賄或受賄者即使目的未達,仍屬有罪。在貪污訴訟中,縱使行賄者或受賄者實際上沒有辦理有關要求,並無權力或機會辦理有關要求,又或並無意圖辦理有關要求,也不可作為抗辯理由。

另外,《防止賄賂條例》第十九條訂明,涉及的利益即使在業內已成習慣,亦不屬免責辯護。故此,若大家以為可以用「行規」、「慣例」等作為辯護理由,只怕會「衰天真」了!

在此,由衷建議各位行家,遇到送禮時,要加倍留意,切勿因為一時不慎,誤墮法網。若有疑惑,應向上司查詢及申報,以策萬全;又或簡單地問問自己:可否坦然地將收受禮物的資訊公開? 若能通過這「陽光測試」,則可接受。有關方法的落實,既可保障自己,亦可共同推動正確價值觀,免卻瓜田李下的嫌疑。


小貼士:「利益」的定義
• 任何饋贈、貸款、費用、報酬或佣金,其形式為金錢、任何有價值證券,或任何種類的其他財產或財產權益;
• 任何職位、受僱工作或合約;
• 代支付或免除清還任何借貸;
• 任何服務或優惠 (可即場享用的食物或飲品屬於款待,不視作利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