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冕皇帝趕科場

楊健興
(翻譯:陳凱欣)

坦白講,兩年前,當資深新聞工作者邱誠武獲委任為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行家以及公眾對都此任命沒有很大期望,很少人會真的相信記者淌政治這混水 -刻薄一點來說,是政治泥淖 - 能為上亞厘畢道的權力核心帶進一股清泉,遑論他們能夠真正影響政府的政策制定。狹義來看,相信沒有太多現職新聞工作者和新聞系學生會對邱誠武的任命看得太重,認為這可以成為記者事業更上層樓的階梯。若有任何記者希冀,在這個城市的政治世界裡有一片樂土能讓他們推動變革,恐怕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多得「消息人士」或「熟悉政府運作人士」之類的官員放風,媒體和公眾在正式公布前已知道首批政府栽培的第二及第三梯隊 - 副局長以及政治助理,除了一如所料有出身於學術界、商界以及政界的人士之外,亦有來自媒界的。行政長官曾蔭權擴闊了挑選政治人才的圈子,似乎是急欲向外表明他有決心培育政治人才和加強他的領導班子。大體而言,新聞工作者獲政治任命並不出人意表,叫人納悶的是,負責選拔問責官員的政府官員從來沒有解釋拉攏記者入局的背後理念;更奇怪的是,無論在公開場合抑或私下吹風,他們都沒有透露端倪,究竟政府對這批有記者背景的政壇新貴在加強政府管治方面有甚麼期望?

可堪玩味的是,從報道的篇幅看來,傳媒似乎對邱誠武及幾位記者被委任為政治官員興趣不大。也是的,誰叫這批問責官員獲委後,迅即爆出一個又一個例如外國護照和薪酬過高等爭議,佔據了傳媒的版面。傳媒沒有在記者當官這件事上挖下去,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發掘不到甚麼大不了或引人入勝的故事。首先,在加入政府之前,身為《香港經濟日報》執行總編輯的邱誠武,並非行內具爭議的人物;再者,對於政府挑選有新聞工作背景的人進入官場,傳媒並沒有什麼獨特看法,而記者轉行當官這個話題亦無法引起公眾討論。倒是邱誠武有談過自己的任命,他說,新聞工作者善於聽取別人意見,然後作出分析,這將有助他的新工作。

表面看來,曾班子看中新聞工作者有助壯大其領導班底,不無道理。新聞工作者善於掌握民情,而經驗豐富的政治版記者,由於人際網絡廣闊,與官員、政黨、商界、專業菁英、非政府組織、媒界及社會大眾等眾多主要持分者都有聯繫,成了他們做好政府這分工的寶貴資產,加上資深新聞工作者熟悉傳媒運作及文化,與媒界打交道時,自然會較為得心應手。正如邱誠武所言,記者需要從不同角度去分析事件,相信他們能夠客觀處事,從而更能了解事情的真象。

新聞觸覺有用 解難能力更重要

然而,政治現實遠較想像來得複雜和殘酷,加上在普選爭議不休的情況下,政府貿然引入和擴大問責制,令事情變得更壞。未獲民主授權似乎已成了曾班子的「原罪」,令到他的團隊無法評估民意、掌握社會脈搏。民意從來都是各走極端而又自相矛盾的,在複雜而具爭議的事情上就更加明顯,廣深港高速鐵路撥款便是一個例子。一個具備新聞觸覺及分析能力的副局長,誠然可以協助其團隊明白爭議背後的政治角力,爭取輿論支持,然而,解決社會政治衝突,仍端賴整個行政機關和問責團隊解決問題的能力。

政治裡「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邱誠武轉職後應該明白,當記者時所建立的友誼是何等脆弱。他上任不久,便發生的士收費爭議,居中調停的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指責他拒絕與一批計劃在機場附近慢駛抗議的的士司機親自對話,使他跌進政治熱渦中。邱誠武則解釋,他已將工會人士的要求交予負責接觸工會的運輸署同事跟進。究竟梁耀忠是否高估了他與邱相識多年的情誼,認為他不會那麼官僚,會願意與他協助的司機會晤?外人不得而知。有評論指,邱誠武在事件上欠缺政治觸覺,角色混淆,因為當這宗運輸界的爭議迅速演變成一場小型政治風波時,大家會期望問責官員懂得即時介入救火,防止風波擴大,但邱誠武卻把爭議交由其他官僚去處理,難怪被批評為卸責。有人說,事件亦反映,無論出身如何,問責官員若不能繞過政府既有的規則和運作程序,其政治迥旋空間一定有限。

延聘記者進入管治班子以鞏固政府公共關係可說是跡近空想,有人似乎高估了媒介出身的問責官員在輿論戰奪戰中的角色扮演。合理的政策及其諮詢過程仍然是爭取民意支持的關鍵。現在,大家都會用有色眼鏡看政府的政治化妝工作,即使是積極進取的媒體策略及工作,亦變成幫倒忙。另外,有批評指,曾蔭權與傳媒打交道時,用的仍是對待政黨那一套「任人為親」,亦加深了新聞工作者對政府委任幾位行家入局的疑竇。說得白一點,沒有多少人會感激曾蔭權為記者開啟了新的事業發展方向。

記者為官 核心價值難兼容

出現這樣的結局,不光是因為暫且放下本身專業而接受委任的記者、學者以及專業人士日後可否透過「旋轉門」機制再闖一番事業,而是對於新聞工作者來說,當官違反了記者的核心價值,包括獨立思考、不偏不倚及實話實說等,兩者實在難以融合。或許,當記者只是扮演顧問的角色,例如在幕後擔當局長的政治軍師或顧問,這興許能減低兩者的矛盾。

在政府問責制下,接受任命的問責官員一是具備政治技巧,一是深諳其管轄的政策範疇或學有專長,若能兩者俱備,當然更為理想。由此看來,冒險延聘資深新聞工作者投身政治,篤定是困難重重的。無論當事人喜歡與否,媒介和社會大眾已對零八年的政治任命判了刑。事實上,公眾難以評價個別問責官員的表現,從而評定任命數位新聞工作者進入領導班子孰優孰劣。已入局的傳媒朋友可能認為投身政圈可以大開眼界,機會畢生難求,故此物有所值;至於一般記者和市民質疑這批政治任命官員能否帶來任何轉變,亦屬情有可原。

楊健興,資深政治新聞工作者,現職《信報》新聞總監,但只代表個人意見,並與邱誠武及曾班子內數名前記者諗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