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麥燕庭

「把亞洲電視打造成亞洲cnn」,正在編輯《記者之聲》的稿子時,耳畔傳來亞視「義工」王征的豪情壯語。噫,早前新華社辦電視新聞網不也是希冀將之打造成「中國的cnn」嗎?怎麼口徑如此一致?!

教人納悶的是,一個股權尚有爭議、佔用香港大氣電波的免費電視台,其有意入股者未曾向政府遞交申報表,便先行公告天下其股權變動,甚至公然為亞視規劃未來?先別說他與四大國企及北京銀行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會否令亞視的節目製作進一步大陸化,這位義工對法律的尊重程度,可真教人嗅到一點大陸的味道。

不過,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只表示會密切注視,連「新股東」未有按《廣播條例》通知當局有關股權變動是否正式生效,便已在亞視指點江山,局長劉吳惠蘭也不敢促請對方一是澄清情況,一是按法例規定提交申報表。

若說建設呎價全球最貴的高速鐵路是為了配合內地發展,那未,這次任由香港的大氣電波將重點轉為內地服務,是否另一種回饋?

若說反高鐵有一群「八十後」青年牽頭,那未,「八十後」記者對耗用香港資源的亞視就其新路向是否也應該有發言權?作為香港社會一員,作為香港傳媒的最前線,當廣播事務管理局稍後就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的申請作出公開諮詢和行政會議審核早前的無線和亞視牌照中期檢討報告時,新聞界的「八十後」是否可以更積極發揮媒體的監察角色?

以本刊是期與一群前線記者及其上司的對談中,我深深感受到「八十後」記者是有理想的一群,相信他們不會令我們失望。

感謝天、感謝地,香港不能沒有八十後。

誠然,香港不能缺少任何一個年代出生的人,不然,社會便不能傳承下去,而業界中的「五十後」、「六十後」和「七十後」自然要肩負傳承的責任,為業界中的年青一輩樹立好榜樣。

另一個好榜樣要樹立的,是拒絕接受任何企圖影響記者工作的禮物,謹慎接受純為聯誼的紀念品和傳統節日禮包。無可諱言,在日益有「禮」的香港,引誘和陷阱無處不在,大家必須三思,而為了幫助業界了解接受與否的分界線,本刊請來資深大律師湯家驊為大家釋惑解疑。

法律規管的,向來是最低要求,期望業界以更高的道德情操,保守清潔的傳媒。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