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禮也要有規矩

《記者之聲》

【記聲2010年4月號】現今世代,傳媒仍然是人們獲取資訊的主要途徑,記者下筆輕重自然會對當事人帶來可大可小的影響,所以不少人均會藉不同方法向記者示好或建立良好關係,新聞業的先行者有見及此,早已制訂守則,以免記者遇見試探時不知所措,一時不慎,誤中軟性陷阱,為人吹噓,又或文過飾非,以致賠上媒體的公信力。

不過,本刊曾向一些傳媒高層、部門主管及前線記者了解情況,發現大部分傳媒機構只會在向新入職新聞工作者派發的員工手冊中列明廉政公署的指引(詳見曾錦雯一文),規定記者不能利用職權收取利益,不過,執行細則欠奉,主要靠前線記者憑良心作準繩。

個別大型機構,如香港廣播有限公司(無線電視)雖然會安排廉署人員向新入職者解釋規例,但由於是集體講解,能否針對新聞工作的特性,頗成疑問。

更甚者,像《明報》和《星島日報》等,更加是連手冊也沒有派給員工,只表示,員工可以隨時向公司查閱廉署的防貪條文,而公司內的資深同事和部門主管亦會不時提點記者防止利益衝突之道。

慣性標準

記者能否憑簡簡單單的廉署指引便做到廉潔不阿?傳媒機構主管似乎頗有信心,NOW新聞及財經資訊高級副總裁張志剛便認為,所有記者都知道不能收取利益,「這不須要教,做得記者都知道!」

知道原則是一回事,具體標準也不得不討論。

據本刊了解,一般而言,若涉及的是禮物,傳媒機構大多會以五百元作為是否收取的準則,超過這價值的,會要求記者申報,然後把禮物退還餽贈者;又或捐給慈善機構,然後把收條寄回給餽贈者,以便對方明白記者沒有「欠」他人情,並間接鼓勵對方不要再送禮。

其實,相對外國一些傳媒,有關金額已算寬鬆,例如英國《衛報》書面指引訂明,價值二十五英鎊(折合約港幣三百元)以上的禮物,均須退回或捐給慈善機構。又如美聯社,收取禮物的門檻更高,凡是高於二十五美元(折合約二百港元)的,都不可收取。

另外,逢時過節的時候,不少企業甚至會贈送水果籃、月餅等禮物到各傳媒機構,個別機構會按上述方法處理,送到慈善機構或老人院,不過,大部分機構都會分發給同事享用,認為每人獲派一個水果或月餅,不會影響記者的報道。

最難察覺和處理的,可能是過年紅封包。收取紅封包是中國人過年的傳統,並且帶有利利是是的好意頭,收授雙方都害怕拒收會帶來不吉利,難怪《明報》副總編輯馮成章表示,只要符合正常社會的傳統集俗,不是試圖以利益影響記者報道的小額利是,收取不成問題。

不過,紅封包內的「餡」有多少,外人難以知曉,最易出現問題,即使有操守者打開紅封包後發現「超標」而送回餽贈者,一樣會惹來不吉利的怨言,為此,無綫電視新聞部和商業電台均規定,不能收取任何「利是」。商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陳淑薇解釋,既然不知道紅封包內有多少錢,過年「利是」還是不要收好了。

豈可單靠原則?

相對香港的「自律」,外國大型傳媒機構的機制更能贏取公眾信任,有關守則不單較仔細,亦更透明,包括把守則上載機構網頁,讓公眾也加入監察行列,例如美聯社、《紐約時報》、英國《衛報》和《金融時報》等均是,難道這不是更值得香港傳媒參考嗎?

以《紐約時報》為例,該報訂明,指引的目的在於確保新聞報道不偏不倚,在絕大部分情況下,記者憑常識已可以分辨何謂恰當或令新聞界聲譽受損。有了這原則,有專業操守的記者都會傾向不收禮物,因為誰都不想負上損害行業聲譽的污名。

除了原則之外,《紐約時報》的指引還訂出細則,指示編採部盡量不要收取禮物、門券、優惠及回贈等。即使收到禮物,也要退回給對方,並附上禮貌的解釋;若該分禮物會腐爛,便盡可能轉贈慈善團體,並將情況告訴送禮者。總之,要向送禮者說明,日後還是不要送禮好了。

免費門票方面,除採訪有關新聞的記者,任何人都不得收取門票或利用職權取得較佳的位置。守則甚至訂明,若果記者仍有問題,或遇到守則內沒有說明的情況,請盡量向主管查詢。有了這「保險」條款,記者連以「不知道」、「不明白」等藉口來收取利益也不成了。

再看《美聯社》,其守則亦訂得十分仔細,除拒絕任何人透過送禮影響記者的報道外,還訂明記者除採訪外,不得收取任何免費門票觀賞演出;書籍、唱片等禮物,記者撰寫評論後不能拿去售賣圖利;價值高於二十五美元的電腦產品,一定要退回給餽贈者或捐給慈善團體;員工不能接受任何公司的獨家優惠。

光有原則而缺乏執行細則,確是較易讓有「非分之想」的受訪者、公關、企業鑽空子的,為免叫前線記者遇見試探,管理層還是早為之計,訂定細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