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得樂 - 記協荔枝莊地質公園旅行誌

戴偉倫 香港記者協會榮譽司庫
(翻譯:鄭偉強)

【記聲2010年4月號】本訂於二月上旬舉辦的荔枝莊地質公園導賞團,因大雨關係未能成行,須要延至三月七日下午舉行。可是,天公依然未能造美,出發當天的天氣很冷,雨又下個不停,慶幸三十名參與這次行程的記協之友依然樂在其中,在地質專家導賞下,享受這片獨特的地質風光。

帶領記協團友遠征地質公園的,是香港大學地球科學系陳龍生教授。已有二十五年教學經驗(當中十五年在香港大學任教)的陳龍生教授,以教學內容豐富和投入見稱,深受學生歡迎,我們甫一宣傳,地質公園導賞團在極短時間便告滿額,足見陳教授的江湖地位。

一行人從馬料水碼頭乘船出發,船隻顛簸前行,不便抵達目的地荔枝莊。上岸後,陳教授帶領我們沿海岸線西行,一路講解暴露於地表的火成岩的特質,以及此處的岩層結構和沉積岩的形成過程。

作為香港自然地貌的保育先驅,陳教授希望大家細意欣賞這些難得一見的火成岩,因為這些珍奇地貌到我們的子孫後代時可能已消失殆盡。

在動身遠足前,我們在荔枝莊一個家庭式小店內稍作歇息和補給。在這寒冷的下午,有熱食暖胃自然最好不過,於是大家紛紛「落單」叫麵,老闆單靠雙手便煮出十多碗餐蛋麵,讓我們大快朵頤。

吃著吃著,陳教授與我們分享他之前到荔枝莊遇到的一些怪事,教大家神經再度繃緊:某個晚上,他獨個兒在房內睡覺,看見房內有一條蜈蚣,於是把牠殺死,並把死蜈蚣丟在房間老遠處,但第二天早晨醒來時,竟發現那條死蜈蚣躺在自己的床鋪上!又有一次,他與學生們一同來這裡旅行,半夜時,竟看見收藏好的骯髒內衣褲無緣無故「跑」入房內。

吃完麵後,我們繼續行程。本是又窄又斜的小徑,被雨點打得一片泥濘,有些路段更變得有點危險。我們跟著領隊,沿著泥濘的路徑,由荔枝莊上步至深涌。走過三公里的步程,我們爬升了海拔一百四十米的高度,沿途可見更多的火成岩和火山灰。上山已教人筋疲力竭,回程時落山則更是舉步維艱,因為天雨已把地面弄得一片濕滑。

總括而言,此行不但令我們振奮,也啟發了我們對自然環境的認識,在此,我們再次感謝陳龍生教授在嚴寒中為團友上了一課充實的地質課。不過,乘船回航時,我想,大家最盼望的,應該是可以盡快沖個靚涼,以及享用一頓豐富的晚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