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界水深火熱 國際傳媒共負傳媒責任

梁錦雄 -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

正當傳媒面對裁員減薪的切膚之痛時,國際記者聯會去年十二月初卻在印尼峇里舉辦了一個有關傳媒責任的工作坊,聽來有點不合時宜,但正所謂「雪壓梅枝梅更香」,在水深火熱、挑戰重重的環境下,傳媒更應謹守崗位,肩負社會責任,贏取大眾的信任,若此,才能迎來更美好的明天。

這正是來自十多個國家的二十多位傳媒及工會代表出席「傳媒責任」國際工作坊的共識。

國際記聯在總結會議討論時指出,建立公眾對傳媒的信任,對民主及發展尤其重要,而要落實傳媒責任,更需要新的思維。該會總幹事韋艾登(Aidan White)呼籲,大家勿再抱持錯誤的觀念,以為傳媒責任等同保障新聞從業員的工作,「我們需要一種新的思維,讓傳媒-公眾形成的夥伴關係成為主導。各地政府應竭力支持傳媒自治的原則,並鼓勵更多公民參與公共事務。」

韋艾登在會上表示,受互聯網迅速發展的影響,近年傳統媒體飽受觀眾及讀者大量流失的衝擊,而廣告客戶亦蟬過別枝,大規模轉往互聯
網;過去兩年,單單美國便有六萬個傳媒職位消失。這種趨勢令如何維持新聞質素及加強傳媒的社會責任更形重要。

當然,單靠理念只能踽踽獨行,若能免受執政者干預,傳媒才能秉持責任,故此,經過兩日討論後,大會通過一分有關「傳媒責任」的聲明,建議各地政府應致力創造條件,以確保享有新聞自由的傳媒及獨立的新聞業不受任何法律及政治壓力影響。大會並將聲明交予同時在峇里舉行、有三十六國官員參與的「峇里民主論壇」參考。

鑑於會議舉行前兩星期菲律賓發生使人震驚的數十名記者遭集體屠殺事件,工作坊呼籲各地政府採取有效行動保護記者的安全。

參與工作坊二十多名傳媒工作者、工會領導及新聞評議會成員,分別來自十多個國家或地區,除筆者代表香港外,還有挪威、澳洲、紐西蘭、印尼、印度、巴基斯坦、馬來西亞、緬甸、阿富汗及蘇丹等地的代表。

大家既然要談傳媒責任,當然少不了強調業界自律的新聞評議會。

新聞評議會是無牙老虎?

在會上,多名代表簡介所屬地區的新聞評議會的運作情況。當中,印尼新聞評議會主席阿慕(Ichlasul Amal)表示,印尼新聞評議會於二千年根據剛通過的新聞法成立,取代舊有由國家資助的評議會。新評議會由九名成員組成,分別來自新聞工作者組織、傳媒機構及社會領袖。過去九年,評議會共處理最少三千宗投訴。阿慕慨嘆,三十多年來,印尼實行專制統治,新聞界備受壓制,一旦開放,既要面對業界良莠不齊的情況,又要重建市民對業界的信心,要成功履行新聞評議會的職責並不容易。他認為,現在是時候讓印尼新聞界自我檢討,在民主發展過程中應扮演甚麼角色。

相對而言,已有三十三年歷史的澳洲新聞評議會,可說經驗豐富,但亦面對不少挑戰。成員之一的《悉尼早報》執行編輯葛必達(Peter Kerr)在會上分享經驗時指出,評議會每年處理約四百宗有關傳媒的投訴,其中六成須跟進及處理,約百分之二十四的個案須透過調解及裁決去解決,由於不受憲法保障,以及受制於各種如保密和誹謗等法律,評議會被形容為一隻無牙老虎。過去一年多,因媒體老闆受金融海嘯影響,評議會規模於去年中被迫縮小,成員數目由原來的二十二人減至十五人,而來自公眾的成員數目亦由七人減至六人,職員人數亦相應減少。

在業界自律機構面臨各種挑戰的時候,個人操守更形重要,希望大家可以迎風而上,不要隨風飄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