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鳴中的報業

岑亞志 《記者之聲》編輯委員 (翻譯:莊曉陽)

美國媒體的情況可以用兩個辭來形容:呻吟與哀鳴。

情況之嚴峻,已到了只求生存,接受政府補助也在所不惜的階段。這不但危害新聞自由,甚至危害民主。

各界正致力尋找媒體可持續營運的模式,新聞院校、研究機構、傳媒人和政治人物都提出不少方案,包括設立捐款基金以贊助報紙、政府直接資助、豁免媒體交稅、放寬反壟斷法以便新聞團體可以集體議價、禁止互聯網轉載新聞等,但結果都是徒然。

其實不用猜,你也知道是什麼人提出有關建議:大企業與民眾、報館內外人士、受惠於大企業者都有,這些人直接或間接地與那些害得全球瀕臨崩潰和美國中產階級漸漸消亡的大銀行有關連,這些人或機構包括新聞學院、社運分子及傳媒機構,當中,自然少不了傳媒大亨梅鐸,他如何有損新聞自由和民主,已毋須多講。

這些人只著眼傳媒的財務問題,至於記者與新聞專業、如何維護新聞自由和表達自由等議題,討論幾近乎零,好像這些議題與報業的存亡沒有關連似的。

長遠而言,上述方案其實都不大可能挽救報紙,除非大財團肯介入。

香港報業的前途

在冗長的討論中,從沒有人由一般讀者的角度來探討問題。為甚麼一般人不看報紙?因為互聯網的出現?若此,為甚麼人們會排隊拿取免費報紙?難道是因為它們免費?為甚麼只談價錢?是否只是五、六元與免費的分別?報紙的頁數呢?

其實,大部分人都不會把整分報紙讀完。他們自然會問:為甚麼我買報紙時,要把一些我看也不看便丟進垃圾桶的版面一併付費買下?

報界不再關注讀者的需求,他們只是為照顧廣告商的需要而增加版面,而賺取廣告費又可以令傳媒股東高興。對報紙來說,首要,亦是惟一要考慮的,是股東及其銀行的利益,報紙讀者根本不在考慮之列。

不要以為香港不受影響,我們的報業已感受痛楚了,儘管痛源與美國的不盡相同。

對美國的報章和媒體編輯來說,他們首要向股東負責,讀者則被視為給甚麼看甚麼的白痴。美國讀者於是開始反擊 - 不買報紙。

我認為報紙不會被淘汰,但肯定要瘦身,不會像現在這麼大叠。想知道未來報紙是什麼模樣?請周日下午到維園逛逛,看看菲傭和印傭傳閱的那種小報,便可以略窺一二了。當然,質量會比那些好一點的。

至於香港報業如何應對?請看接著的文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