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記者,我說的其實是…」

譚蕙芸 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助教

認識一位主播,她在電視台工作了十多年,近來轉職公關。她說,以前身體常有怪病,光顧醫生也不能斷尾,但離開新聞界後,這些怪病悄悄消失;而她的丈夫及兩位孩子亦很高興,因為妻子/媽媽以往不是上班,就是昏睡在牀上。前主播現在從螢幕上看著同儕在拼命,自己卻過著OL的生活,有點歉意:「我是逃兵,但我的孩子須要我。」

而我呢,卻是被迫「變節」。我在《明報》當記者時,每天工作十二小時,吃不好睡不夠,趕死線衝突發,手指頭因打字勞損而硬化。轉到有線電視新聞台,時間更緊迫,上司一個電話,兩小時後我就坐在出差的飛機上,盤算著如何在海外採訪;除了承受心理壓力,身體負荷亦加重了,因為我們有時要替攝影師拿十多磅重的三腳架四處走,結果弄傷了肩膊;去年中,我在記者會上突然感到一雙耳朵失聰,之後還硬撐兩小時進行戶外直播,翌日專科醫生說,這是「神經性失聰」,原因不明,「你可能會聾。」我聽著流下淚來。我從來沒有想過,只不過七年功夫,就要告別我熱愛的新聞工作。治療進行了足足一年,聽力也沒法還原,我唯有轉找文職工作。

記者這分工作,對身心有最嚴厲的要求。你須要在最差劣的環境工作,夏天捱熱,冬天捱冷;無論在街頭或災場,你都得長時間待在室外。還記得世界貿易會議在港舉行,韓國農民隨之而來示威,他們沿著大街跑,我們便得跟著他們四處鑽,那時我才體會到,經常到健身室,竟然在事業上幫了我一把。後來採訪四川地震,對身體和精神更是重大考驗。

做記者要捱 v 可持續發展

不少行家會說:「做記者預咗要捱。」我曾經把這句話當成真理。趕稿時人有三急,但到廁所要走兩分鐘,覺得浪費時間,於是就忍它兩個小時;吃飯也是,先寫好稿剪完片才吃罷,於是兩餐當一餐,經常到凌晨才吃;久而久之,身體給搞垮了。大部分行家都有胃病頭痛等慢性病,至於大病,像我的耳聾,是否和工作勞損有關就不得而知。但肯定的是,記者身體有病,他的工作也不能「可持續發展」。

所以,如果你極喜愛新聞工作,就更應該為你的健康打算。像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他的作品《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裏說,正正因為他希望在寫作事業上長期抗戰,他更刻意保持身體健康,早睡早起,持續運動。但我卻經常碰到年輕記者以為「不錫身」才是拼搏,才是型;有攝記扛著十多廿多磅的器材「喪跑」,其實他的骨骼很快「玩完」;有行家以「長時間工作」為傲,放假便感到極其疲倦,只願睡覺,對其他活動都提不起興趣。

新聞是一分有意義的工作,但亦只是一分工。我們沒有必要為這分工犧牲寶貴的健康。我們要記著,除了工作,我們也有家人,也有朋友。養病這一年,我反思了很多。沒有健康,就沒有人生,多有意義的工作也是徒然。


以下是我的小小心得,希望行家們用得著:

1.    盡量在午夜前入睡。
2.    三餐要按時進食,吃時不要談公事。
3.    一星期至少運動一次,每次最少一小時。
4.    經常泡溫水浴,或以溫水泡腳,有保健及鬆弛之用。
5.    找值得信賴的中醫,為未發病的身體不適進行保健治療,例如推拿、針灸、刮沙、把脈開藥等等;信賴西醫的,可以定時驗身。
6.    學習一些寧神運動,如氣功太極打坐瑜伽,在工作繁忙時可以以呼吸法平靜心情。
7.    如果可以,嘗試在假日關掉電話,讓致電者留言。
8.    認識一些新聞界以外的朋友,擴闊你的社交圈子。


我向行家建議兩本保健好書:

1. 《黃帝內經.養生聖典》 曲黎敏著
2. 《人體使用手冊》 吳清忠著
(編者按:人體各有不同,書籍僅供參考。另有網上留言,指《人體使用手冊》作者願意出版此書的前提是保留網上版供人免費參閱:http://su5118.myweb.hinet.net/Handbook.ht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