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讀者受眾往哪兒跑了?

麥燕庭  《記者之聲》編輯委員

記聲2010年1月號】2009年初以來,新聞界即不時傳來壞消息,不是甲機構裁員,便是乙媒體減薪,一年下來,傳媒機構已裁員近千人,這還未計自然流失的新聞工作者,有些機構則以不同方法減薪。隨著金融風暴衝擊漸減,個別媒體已把年初減掉的薪水回復舊觀,但減掉的人手則沒有補回來,令新聞工作者工作壓力大增。

有關影響,可以說是短期的,但更長遠的影響是互聯網的流行,以致平面媒體大受衝擊,「報紙已死」或「報紙正邁向死亡」的說法漸見響亮,連過往對有關說法嗤之以鼻的資深記者也開始感受到那股「熱氣」。其實,受影響的,不光是報紙。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數字顯示,表示以互聯網為主要新聞來源的受訪者人數,由2000年佔總人數的百分之十二點三,大幅增至2009年的百分之三十七點六,但由其他傳統傳媒為主要新聞來源的人數比率其實變化不大,依次分別是電視、報紙、電台和雜誌,即互聯網成為市民獲取新聞資訊的新增來源。不過,以佔總答案百分比則可看出影響端倪,從互聯網獲取新聞的比率,由2000年的百分之五點七上升至2009年的百分之十四點四,上升八點七個百分點;同期間,主要從報紙獲取新聞資訊的比率,由2000年的百分之三十三點一下降至2009年的二十七點三,降幅為五點八個百分點;電視的跌幅相若,在2009年時,只有百分之三十二點二以電視為主要新聞來源。

外國傳媒亦面對相類似的衝擊,連美國時代雜誌09年2月的封面亦以「如何拯救報紙」為題,顯示報紙正急謀對策;個別網站則以「報紙死亡觀察」(Newspaper Death Watch)為名,紀錄報紙結業和裁員情況,但又同時點出新聞業應該如何與網絡結合,以求浴火重生。簡單而言,結論只有一個,就是報紙不會死亡,但會出現變化,只有求變,才會闖出生天。

為此,本會副主席岑亞志綜述外國就拯救報業的討論,期望達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之效。香港方面當然亦不例外,《蘋果日報》和東方報業集團期望結合平面媒體、電視和互聯網,實行發展多媒體來盡用資源及吸納年青人,當中,《蘋果日報》更首創以漫畫作為報道新聞的手法,有關手法會否與新聞求真的原則有牴觸?為何會有此構思?且看曾錦雯與壹傳媒互動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兆富的對話。至於已有三十六年歷史的《信報》亦不斷求新,但發展方向不是注重視覺享受,而是講求深度,鞏固其專業形象,如何做到?便要看看前「行家」陳以漢的分析。

本期另一熱門話題是廣州教授艾曉明對香港記者的質疑,她認為記者不願挺身接受訪問來為被捕作家譚作人澄清,是把他們視作新聞消費產業的一道原料,是受眾消費的極權風光。有關指控值得商榷,但也值得深思,所以請來城市大學教授李金銓為我們分析。

有關探討期望向大家提供不同觀點讓業界思考及引以為誡,亦讓非新聞界人士多一點了解新聞界的操守和理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