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軟控制下的採訪經歷

曾錦雯 《記者之聲》編輯委員

記聲2009年10月號】為加強理解新疆騷動事件爆發期間,內地政府如何透過「傳媒管理」的新手段處理及「監管」境外傳媒運作,本刊接觸三名記者,了解他們在新疆採訪的遭遇及感想。當中,英國《星期日電訊報》記者艾念馬(David Elimer)認為,內地政府表面上希望向外展現新式「協助傳媒」採訪的「開放」模式,但實質依舊「努力地」令在當地採訪的記者面對重重困難。

集中管理 操控資訊和傳送渠道

香港《南華早報》記者蔡志郁表示,甫向烏魯木齊市政府登記,當局便已把早已預備好的百多張血淋淋的市民死傷圖片派給記者,好讓記者使用,但對於騷亂詳情,則略而不談,他估計,這是要造成暴民兇殘,鎮壓有理的形象。

除了資訊「管理」之外,當局最「有效」的軟控制,是操控傳媒資訊傳送的主要渠道 -- 互聯網。兩名外國記者不約而同地表示,採訪這次新疆騷亂的主要困難,是中國政府透過在騷亂地點烏魯木齊市設立「新聞中心」,以操控互聯網使用這「新式管制手法」。

新疆騷動事件爆發之後,中國政府極速地在海德酒店成立官方的新聞中心,要求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到這所指定的酒店登記、入住及工作。鑑於騷動後全市互聯網全遭封鎖,新聞中心是記者「唯一」能上網與外地聯繫的地點,記者們不得不就範入住和在內工作。

《星期日電訊報》的艾念馬表示,設於酒店商務中心內的新聞中心,對採訪工作構成局限。「來自全球各地三百多名記者,包括電視新聞的攝影及製作人員一起擠在約三百呎的狹小新聞中心內,爭取上網去發送報道。」

由於新聞中心的環境擠逼、設備簡陋,加上數以百計記者幾乎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在此爭取只有約三十條線的網絡,結果令極之依靠網絡傳送片段往境外機構的電視台記者而言,工作極之困難。

日本電視台的記者表示:「網絡連接經常中斷,數據傳送速度十分緩慢,令我們傳送拍攝所得的新聞片段,變得十分困難。」

他指出:「由於有太多記者爭取網絡及工作桌使用,我們的攝影師及中國籍助理因此無法離開新聞中心外出採訪。結果,日間很多採訪工作都要由我一人趕往市內進行,包括拍攝。」

根據在新疆採訪的記者指出,有部分被內地列為「不受歡迎的媒體」,根本不獲准進入有工作人員在大門駐守的新聞中心內工作。曾有被禁媒體的記者被工作人員發現身處中心工作,即時被帶走,而新聞中心的網絡同時間亦突然中斷二十分鐘。

據《蘋果日報》報道,一名美國之音女記者於7月10日前往大巴扎附近採訪時,被武警攔截及沒收相機記憶卡,然後以「不受歡迎媒體」及沒有申請採訪證為由,勒令她離開烏市。

官方阻撓依舊

為營造「開放」的採訪環境,不少境外傳媒均被邀參與官方安排的採訪活動,但官方採訪的背後,卻是暗地埋伏不少阻撓。

艾念馬表示,騷動後第二天,即7月9日,在內地警方安排下,他前往賽馬場區採訪,不過,當地居民表示,他們是禁止與外國記者交談的。

另外,該報僱用的兩名協助採訪及翻譯的維族工作人員,亦遭內地公安「採訪」,相告他們不要再替他工作。

除了暗招,內地官方亦會公開阻止記者採訪。艾念馬表示,在7月8日及9日期間,他曾被警方及內地官員阻止採訪在二道橋大巴札的維族居民。

無端被捕 另類「嫁禍」

在七月的新疆採訪中,無論是外國記者或香港英文報章的記者,都曾經在採訪期間「無故被捕」,情況雖然不如NOW寬頻電視記者在成都採訪被誣陷涉嫌藏毒般嚴重,但亦有被「強加罪名」的情況。

多名外國記者,包括西班牙、荷蘭、日本的記者,在7月10日被誣陷涉及「煽動」維族青年示威,被帶往烏市公安局通宵扣查。(編者按,烏市新聞辦公室9月8日在所謂調查報告中,以同樣的無理指控,指責三名香港記者。事件引起記者極大憤慨。)

日本電視台記者稱,他於當天下午三時許乘坐的士期間,剛巧碰見街上有大批市民聚集,遂決定下車了解情況。

他表示,由於留意到人群聚集現場出現混亂,武警開始驅散人群,故此決定留守在人群外三十米的地方拍攝。只見約二十名維吾爾族年青人被警員腳踢及襲擊,並加以拘捕。行動進行之際,突然有兩名武警在他身旁出現,將他帶離現場,送往烏魯木齊市公安局。

他表示,同一時間,一名西班牙及一名荷蘭記者亦遭受同樣的對待。

該記者指出,「在長達八小時的羈留期間,他與其他記者均沒有遭到暴力對待,並准許使用手提電話。期間,各人被問及一些簡單問題,粗略檢查護照及中國政府發出的內地記者證,而西班牙記者的錄影帶則被警察翻查。」

該記者無奈地稱,在整個採訪過程中,「完全未曾跟街上聚集的人群說過一句話,甚至未趕及知道街上究竟發生什麼事,已被警方人員帶走。」到獲准離開警署時,才被告知被拘捕的理由:「涉嫌向維族青年講及一些謊言,挑釁維族青年發動示威,有警察因此受傷並需送院處理」!

「鑑於警方給予的壓力,以及我們中文語言水平的限制,在被告知被捕理由時,我們只能聆聽,但沒有認同及確認。」

「開放」之後...

新疆「七五」騷亂事件中,官方對待媒體的處理手法,被新聞辦形容為放寬新聞處理尺度的典範,並向全世界宣布,歡迎境外記者到當地採訪。無奈的是,在所謂新制度下,記者採訪仍須面對另類的重重困難。

執筆之際,電視新聞又爆出,再有香港記者在新疆採訪時被捕,甚至被襲擊的報道。看官,要在中國達到自由採訪這遠大目標,無論是外地記者及香港記者,仍有一段漫長的道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