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用筆建築世界

謝少莉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實習生

記聲2009年10月號】有電視廣告說:「做實習記者咩都要做??不過見到人睇我篇稿,就咩辛苦都唔記得晒。」真正的實習記者工作,當然沒有電視廣告所展現的華麗美好,但在《明報》當實習記者的兩個月裡,每次看著自己採訪過後,一字一句寫成的文稿印在報紙上,便覺得很踏實,讓我第二天又再充滿動力繼續向前衝,甚麼辛苦都丟諸腦後,這確是一點不假。

回想實習時在外工作,我的採訪技巧拙劣得到現在仍感到汗顏。剛轉往突發組時,曾在醫院門口躊躇良久才趨前訪問一名懷疑燒炭自殺者的家屬,原本以為會「吃白?」,但對方竟出乎意料地作出簡單回應,我便蹦跳著回去向同事匯報,誰知同事第一句說的,竟是:你不應該蹦跳著走,這對受訪者不禮貌,而且訪問內容也不是值得興奮的事。我猶如當頭棒喝,原本已經時刻提醒自己要多懂世故,想不到仍是會犯忌。採訪的學問,真是永遠學不完。

實習生涯中,我每天都在學習,幾乎每天都有驚喜,但亦有氣餒的時候:曾花了一整天跟著大學校長到廣州南沙採訪,但回來只是簡單寫五百字;受訪者常常不願回應訪問;文稿寫得不理想,要編輯花上很多時間修改......。但有一次,我要寫一宗三百字的法庭新聞,刪來改去,總覺得寫得不好,當我仍在迷茫的時候,一位資深的同事不知甚麼時候站在我身後,輕拍我肩膀,逐點指導我 – 這三百字真比任何一段我寫的新聞都要難忘。

實習時經常被同事、行家問到:「為什麼想做記者?」我總是回答:「記者的工作比較多姿多采」、「我不喜歡沉悶死板的工作」。其實,同樣的問題自去年我轉系到新聞與傳播學院時,便一直縈繞腦際,只是空想並不能讓我找到答案,只有在實習時,每天看著一份份報紙刊印出版,我便覺得很實在而奇妙:有一群人每天不停在外四處奔走,不斷地追查,默默地寫稿,最後成為大家手上的報紙。當大家理所當然地一邊讀報,一邊對傳媒有諸多不同的意見或批評時,實習讓我見證這個行業裡每一個人的付出。

實習期間的所見所聞所知所學只是皮毛,但我由衷感受到 -- 文字記者,用筆建築世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