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閱讀到製造

莊丹娜 實習生 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

對南華早報一向有濃厚的親切感,但在南早實習的日子裏卻在親切感上建立量化不了的歸屬感和成功感。

不是說笑的,中學時候英語老師「恩賜」的每星期三十份的南早剪報練習陪伴我數百晚上。從以前只可讀報,到現在有幸在此留下自己的名字,真是不可思議。

撇開那令人瞳孔放大的ego吧。

每想到我屬於新聞界的一份子,和其他「行家」一同背負著把社會每天發生的事情幻化成文字,協助讀者去了解和認知的使命,歸屬感就油然而生。無論是早成熱門話題的,或是本來鮮為人知的,我也可靠著手裏的一支筆去帶給讀者,Walter Lippmann在《Public Opinion》裏所講的"Pictures in Their Heads"”,我也有一起去創造!

最令我有成功感的,是一個河上鄉的故事。

內情複雜不便在此透露,但由勾劃採訪藍圖,到走訪河上鄉數次腳踏爛泥逐家拍門,再把從各方所得拼貼成完整的故事,我都自問全身投入。過程雖然艱辛,但當我看見腦汁和汗水化成五百字,帶領讀者判斷各方之言的可信性的時侯,我又看不見那個混身雨水汗水、滿腳黃土灰塵的自己了。

也有不用走只要坐著也可獲取的成功感啊﹗

小妹曾連續兩天待在某醫院外等有關某富豪的消息,同場還有多位娛樂版記者。在那第一天的八個小時裏,我呆等到完全集中不了精神,而且富豪眾多的家族成員也讓我認人時頭昏腦脹。

但第二天我看見故事上了頭版。於是當上司第二天再次叫我去等的時侯,我又忘記了昨晚在風球下呆坐,兼肚子打鼓的自己了。

最後一點,要謝謝公司中的每一個你們。原因不用多說,因為我印象中的同事都是不太愛說話的,可能只是和我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