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旦」新聞之後

佚名 無綫新聞部記者

記聲2009年10月號】「事旦」事件之後,無綫新聞的編採安排引起社會關注,甚至成為社會焦點,這恐怕是開台四十年以來未有過的處境。

際此多事之秋,外界一直忖測新聞部士氣甚為低落云云,作為無綫新聞部的一分子,可以說,至少在記者層面,士氣並沒有受太大影響。

原因很簡單,一些真正影響前線記者士氣的編採決定,例如趙紫陽錄音片段曝光的新聞處理方法;又或六四事件二十週年前夕,曾有同事建議在六點半新聞時段,以系列形式報道,最終卻因「眾所周知的原因」而不了了之;這些決定的確一度令前線記者氣餒,但畢竟其影響早已經過去了,不會在「事旦男」出現之後才起作用。

有趣的是,經歷過六月四日「事旦男」事件,和七月一日採訪遊行的同事沿途被揶揄、辱罵甚至干擾採訪之後,同事之間的向心力反而比以往更強,關係不再只是同事一場,有點是曾共患難同伴的況味。

我們明白,觀眾「不滿無綫」的情緒,已演變成一股「反無綫」的浪潮,而且這股浪潮已朝著「打落水狗」的方向發展。無綫新聞部的處境,某程度已走到動輒得咎,有理說不清的地步。

觀眾由最初質疑無綫新聞對政治敏感的新聞題材自我審查,推展至對其他新聞,一不合意,便一律冠以「是旦」之名批判之。近期較明顯的例子是,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接受專訪時表示不提倡校園驗毒計劃的報道,當教區在主教言論引起軒然大波後,罕有地發表聲明,指報道令人「誤解」主教意思;同時,一名學校校長亦趁電視台弱勢,發出「遺憾」聲明,否認曾答允加入驗毒計劃;就連友台的時事節目亦在大氣電波高言「做新聞唔好是旦」,藉機「抽水」一番,令人沮喪。事件直至記者在報章發文回應,原文筆錄訪談答問,各當事人和節目主持人才對「失實報道」不再追究、追打,彷彿「誤解」已釋,空留「遺憾」。

對自己供職的傳媒機構的公信力受質疑,作為前線記者的我們,只有還原基本步,更加自覺地謹慎處理新聞素材;對於(疑似)自我審查的關口,敢於提出異議。.經此「事旦」一役,我們比任何一位前輩,都更能體會到,受眾與媒體的互動是何等即時、直接,不能再以一句「我們有獨立的編採方針」說了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