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知秋 — 從新聞系學生實習說起

麥燕庭 《記者之聲》總編輯

記聲2009年10月號】到傳媒機構實習,是新聞系學生踏入社會正式工作前,嘗試學以致用的準備階段,不少學生藉此累積實戰經驗,建立人際網絡,為日後投身新聞界奠定基礎。

對新聞機構來說,實習生既可減輕「正規記者」簡單採訪工作的擔子,亦是機構「揀蟀」的大好機會,一般而言,兩個月的實習期已足夠讓中層管理人員了解有關同學跑新聞的潛質,好待他/她畢業後正式應聘。

故此,無論從供應和需求兩方面來看,實習生都是新聞業的生力軍,未來棟樑。但一葉知秋,當實習機會難求,津貼減少,甚至要實習生無償奉獻、變相「帶錢打工」時,難怪有實習生對加入新聞界感到躊躇,而資深記者亦不敢鼓勵實習生加入「鐵腳馬眼神仙肚」行列,以免阻礙這批資質不俗、前途似錦的新人。

本刊在暑假結束前向有開辦新聞系或傳理系的大專院校查詢,發現爭取實習位的難度會因學院有別,例如香港樹仁大學爭取到一百七十九個實習位,比去年多約三十個;向珠海書院申報有實習位的人數有二十四個,約為該系學生總數四成,與去年相若;但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則已因應實習位難求而向海外傳媒機構打主意,負責實習計劃的岑倚蘭表示,由於經濟不景氣,本地傳媒機構經營困難,實習位確實比過往減少,故此他們要不斷嘗試,除海外機構,還嘗試一般不願僱用實習生的雜誌,《壹週刊》今年暑假便破天荒撥出實習位。

位少津貼減 難為實習生

經濟不景氣影響的,不單止是實習位,連實習津貼亦「大縮水」,本刊綜合各院校提供的資料,整理一份簡單的報表(見表一),發現至少有三間新聞機構完全撤銷支付津貼的慣例(其中,有兩間後來發還車費支出),而繼續支付津貼的機構中,亦有不少機構削減津貼額,減幅由一成至七成半不等。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朱順慈指出,報章和電子傳媒的情況其實不算太壞,津貼情況更差的,是電視節目或電影製作公司和雜誌社。她諒解地說,前者的營運確是十分困難,但由於喜歡拍攝工作的同學不會計較收入,故此每年都有一定數量的同學明知可能要「倒貼」交通費和膳食費用,仍然堅持選擇到攝製公司實習,反而是願意到新聞機構實習的新聞系學生有所減少,情願到公關公司和攝製公司實習的則有所增加。

她指出,該系有七十多名學生,但某天先後有十一、二名學生跑來向她推掉到新聞機構實習的機會,佔學生總數一成半,確實叫她吃驚,而這還未把其他日子來推新聞實習機會的學生計算在內哩!她引述說,學生推實習機會的原因不外乎是工作辛苦,但沒有合理回報;社會形象不佳,不獲社會認同;家人對記者工作有保留;行業生態不健康等等。

不過,朱順慈補充,新聞系的收生條件比不少學系高,選讀者一般喜歡學科內容較活潑,對行業亦有興趣,這是可以肯定的,但到擇業時,卻又難免要承受家庭和工作前途考量的壓力。

本刊曾接觸個別撤銷津貼的傳媒機構,但未有回覆。作為業界中人,本刊當然明白,個別新聞機構在金融海嘯後艱苦經營,但不努力開源以增加收入,而選擇削減成本來減少支出,可能會令報業出現惡性循環,甚至影響新聞質素。

誠如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陳婉瑩教授表示,新人應當誠懇地工作,但實習報酬的減少自然會影響新聞界爭取好人才入行的機會,這是整個行業都要面對和考慮的問題。至於會否影響整個新聞業的質素轉差,陳婉瑩不敢斷言,只是說,這會加速行業的流失率,難以留住像八、九十年代培養出來的優秀記者。

優秀記者難留,新聞質素豈能不令人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