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第五權」及其在未來新聞業的角色?

文:克拉樂 (Roy Clark)


在龐德(Poynter)近期舉辦的會議上,我聽到有人用「第五權」來形容新興的新聞、資訊、社群及公民群體,甚至包括博客,但這圈子或許太小,未能名實相符。


在我腦海內,第五權包括第四權,即是用專業新聞的意念與價值觀行事,讓大眾獲取資訊和參與社會,並向社會權貴問責。第五權認為,第四權是必需的,但不夠民主。也許正如羅遜積(Jay Rosen)所形容,第五權是一種「既專業又業餘」的未來新聞業模式,亦提供了一個框架,讓所有公民都能夠享有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的權利與義務,而不是光讓負責搜集和發布新聞的專業階層所壟斷。


既「專」業又「業」餘打個比喻,我們都知道,如果社區內的人民不合作,警方亦難以保護有關社區;但設立治安委員會並非好事,反之,一個管理妥善的鄰社守護計劃更能保障社區安全。


天主教內普遍認為,缺乏足夠神父的事實已不經意地衍生出一種有益的副作用:教會要培育平信徒為執事,不分男女地把他們擢升至教區的負責崗位上。


醫學界也有這些例子。愈來愈多病人在醫療網頁上取得有用資料,就診時向醫生提出上一代無法得悉的知識和問題,所以,醫生再也不會被當作是神,「充分理解後同意」現已成為道德標準。


你不會想我為你的祖母進行腦部手術,但我可以保證,如果你的祖母突然在餐廳內哽咽窒息,我懂得怎樣為她進行哈姆立克急救法。我已試過兩次 – 而且都是成功的!因為我從龐德受訓。而在我認識的成年人中,沒有一個從未無牌行醫的 -- 鼓勵別人做結腸鏡檢查、與懷孕母親分享經驗、診治疹症,甚至配方過敏症藥膏。原因只有一個,專業人士提供的醫療服務實在太昂貴。


如果任由業餘主義人士蠻幹,他們可能會成為受過訓練、負責任行為的危險替代品;但在適合的環境中,得到適當訓練的業餘人士可以「近似專業人士」的身分對各行各業和整體社會作出貢獻。我壽齡九十的母親便仍然以「近似專業人士」這稱謂在學校教學生閱讀。也許,業餘主義可以在新聞這種毋須領牌執業的行業發揮作用。


業餘人士支援專業


一如警方,對那些在公眾利益悠關事務上協助新聞界的非專業人士,我們有一個專稱:「線人」或「消息人士」。若要體現業餘人士的角色日益吃重,我們只須指出,差不多在所有大災難中 - 由海嘯至校園槍擊案,最先和最重要的影像(相片或影片)都是由目擊者拍攝,而他們正是業餘人士。


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在過去兩年,自願也好,被迫也好,數以千計的新聞工作者離開了新聞機構,很多「流放者」找到與新聞業有關連的工作,其他人則在商業、非牟利、政府、教育及媒體組織中找到一分令人滿意或不滿意的工作。


當一名新聞工作者離開新聞機構時,他會面對什麼情況? 他會摒棄他的價值觀和丟掉經驗嗎? 她是否要歸還她的徽章和配槍? 新聞工作者的技巧會否消失? 眾所周知,他們當中很多人受聘,不為別的,正正是因為他們的新聞資歷。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離職的神父和修女嗎?他們當中不少人肩負了教會的教育和社會的重要角色。


新「局中人」


第五權由誰組成,至今未有定案,一如我們的文化其餘眾多組成部分。但我認為,當中應該包括:

‧ 任職傳統新聞機構的專業新聞工作者
‧ 自由撰稿人,包括雜誌寫手及書刊作家
‧ 紀錄片及影片製片人
‧ 為傳統及新興新聞網站工作的網上新聞工作者
‧ 搜集、整理及發布新聞的導演和節目製作人員
‧ 所有新聞學者,以及利用新聞媒體、評論新聞傳媒或撰寫媒體相關文章的教育工作者
‧ 運用新聞技巧於公眾利益悠關事務上,又或不管其現職是甚麼而仍能提倡優良新聞學養和「第一修正案」權利的前新聞工作者
‧ 博客 -- 尤其是那些能夠在公眾利益事務上提升新聞業水平的
‧ 運用社交網絡去組織、告知及建立社群的人
‧ 為公眾利益向新聞界提供資訊的非牟利機構
‧ 曾被訓練以批判眼光評價新聞、又或在社群中提倡優良新聞學養的公民領袖
‧ 正在進行新聞學習計劃的師生


起名「第五權」


請容許我打岔,把話題轉至高爾夫球世界。


我要這樣說,很多高爾夫球手是業餘的,並不是專業球手,但他們的興趣、參與、知識和資源令他們成為外界和行業意見傾聽對象的成分,從而支持和強化專業球手的工作。而我作為一個非專業球手,因為有了專業球手的榜樣和行業的發展,我可以享用到更好的設備,更好地明白一些球賽規例和恪守一套禮待其他對手的操守準則。雖然我一場高爾夫球總成績可能永遠落後職業球手二十桿以上,我仍是有可能在個別球洞打出低一桿的成績,而他卻把這個球洞弄糟糕了而打出高一桿成績的。


重點是,專業球手希望我去打球,也須要我去打球。我是支持美國職業高爾夫球協會及美國女子職業高爾夫球協會得以繼續營運的重要一環。我不是光從螢光幕上觀看球賽的人,我是一個愛打高爾夫的業餘球手。為了成為平民球手,我須要學習一些基本球技、一些基本規則、練習打球及對球場和球手展示一定程度的關懷。同樣地,專業新聞工作者也須要與可能有意參與新聞業的非專業者發展類似的連繫。


在第五權中,如何衡量業餘者能否勝任? 在龐德,我們多年來用金字塔來描劃新聞工作能力。金字塔的底部是新聞判斷力,另一基礎是新聞採訪得來的堅實證據;塔尖則是道德、使命和目標。訓練可讓業餘者明白新聞的傳統和創新定義 - 與公眾利益有關的東西,而批判能力也就是評估新聞證據的能力,例如分辨消息來源的等級和可信性。


很多業餘者、非新聞工作者免費使用新聞大學和龐德網的資源,不管是誰,他們已視自己為某些東西的一部分,或許,現在是時候為這東西命名:第五權。






(此文章獲Poynter 網同意轉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