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公安誣陷我藏毒

黃嘉瑜 now寬頻電視新聞記者

(編者按:以下為now寬頻電視台記者黃嘉瑜筆錄遭四川成都公安以藏毒為由阻撓採訪的經過,可供跑中國線的記者作參考,以便日後不幸遇上同樣情況時知所應對。)

本人黃嘉瑜,乃香港now新聞台記者,現就發生於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於成都市海悅酒店,本人及本台同行攝影師胡兆榮,遇到公搜查房間是否有違禁品一事,作詳細描述:

黃 = 黃嘉瑜;胡 = 胡兆榮

事件發生經過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以本人及胡兆榮所住房間懷疑有違禁品為理由,禁止當事人離開酒店,搜查房間

約早上6時30分左右,黃及榮由酒店房間下樓,準備前往採訪譚作人於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被控煽動顛覆國家罪的案件。一出電梯門口,一名酒店保安攔截我們兩人,指有公安不容許我們離開。我們走出酒店門口,不夠一分鐘,兩名身藍色公安制服的男性公安,編號005977及006143,指要搜我們的房間,看有沒有違禁品,我問是收到甚麼舉報,005977公安表示只是奉命行事,並阻止我們離開。

約早上6時40分,本人和胡其後帶同行李,跟隨005977及006143回到我們入住的923號及925號房間。0059
發佈文章
77先在本人925房間搜查,包括酒店設備、櫃台、衣帽櫃、床下底等等。期間本人詢問及要求005977出示證件,但對方指遺漏在車上,沒有帶在身上。

以下是部分錄影帶對話:

黃:我是公民,我也應該有權利知道吧,如果你也是執法人員,
005977:你可以投訴我們,很簡單,可以投訴。
黃:正常有什麼程序,我是一個公民,你在搜我的東西,你在侵犯我私隱,可我不知道法律如何
005977:我在搜查酒店的設備

* * * * * *

黃:你再給我看你的證件,我剛剛沒有看清楚,你們兩個都要
005977:我的在車上
黃:你沒帶證件來執法?
005977:我的證件在車上
黃:在車上,就是說你來看我們的證件,看我們的房間,你沒帶證件來執法,是不是
005977:對
黃:那你這樣算不算違法執法
005977:可能你們香港地區和我們這地方,有地域差別

005977表示,本人可向警察稽查處投訴,本人根據005977的提議,向成都市110熱線作出正式投訴,接線生為女聲,本人解釋事發經過後,接線生並沒有依據本人要求,提供任何跟進電話及方法,只表示會處理,但至今本人未有收到有關機關的任何回覆。

由於005977沒有帶備證件,期後的搜查行動,由006143執行。006143更仔細地搜查本人及胡的行李,公司器材及個人物品,此段搜查歷時約半小時。本人再度詢問005977今次的搜查行動,有沒有搜查文件作為證明,兩名公安均無發出示。

以下是部分錄影帶對話:

黃:你們已搜了一個小時,差不多,我們六點半下樓,立即上來了,你的女警官還未到,要等多久,是不是要等我們採訪的新聞都完了你才讓我們走?
005977:我不知道
黃:你是收到什麼的舉報呢請問?
005977:923,925房間可能有違禁品
黃:為什麼來的時候不能帶那搜查令?
005977:我們接到舉報就來,事發突然,好不好,開法律文書是需要時間的
黃:有什麼情況下這樣急沒有搜查令都要來?
005977:緊急情況下
黃:你們收到舉報說我有什麼違禁品?
005977:這些我們不方便透露?

當完成搜查胡的房間後,兩名公安均無法搜出任何違禁品。005977表示,由於本人是女性,必須由女性警務人員入房搜查。眾人在現場等候約超過半小時,一名身穿藍色制服的女公安,編號:006142,到達本人房間,但最初006142亦沒有帶備公安證件入房。

以下是部分錄影帶對話:

黃:女警官,你在執法之前可以給我看你的證件嗎?
006142:我來的時候比較急,過一會給你帶過來。
黃:你又沒有帶證件,你已在搜查了,你要先給我看? 他(005977)也沒有你(006142)也沒有,你明知上來執法你都不帶?
黃:你(005977)也該提提她(006142)吧。
黃:你怎(005977)樣不提她(006142)
黃:你(006142)來查什麼?
006142:我不知道,只是有人叫我來查。

本人給機會006142回去找證件。再等了半小時,006142回來,出示證件後,繼續搜查本人房間,包括本人的內衣褲、洗手間內個人衛生用品等,但最後均無發現任何違禁品。

第二階段: 更多公安到場,並進一步指所懷疑房間有毒品

約9時左右,另一批為數約6、7名公安,突然來到現場,部分人沒有穿上制服。最初本人要求每人都必須出證件,部分人拒絕,態度極度惡劣,經爭吵後才出示。但部分人出示過程一夠一秒鐘,明顯拒絕本人抄下所有人的名字及編號。

以下是部分本人能抄下的公安資料:

1) 李為/005723
2) 李弘/002502

新一批到場的公安態度惡劣,禁止本人及攝影師拍攝。我們極力爭取表示這是我們的權利,拍攝是作為證明,保護我們的利益,但公安們用威嚇的聲線及用物件擋著鏡頭,由此段時間開始,攝影師員能斷斷續續拍攝。

新一批到場的公安向本人解釋,他們分別來自成都市公安局直屬的出入境管理處,及成都市錦江區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員,並帶走本人及胡的回鄉證及駐北京記者證件查核身份,期間多名公安來回出入本人房間。

其中一名操四川口音普通話,穿著制服的中年男公安突然表示,懷疑我們房間藏毒,本人反問對方是不是說”藏毒”,對方說不是把我們當做嫌疑人,但可能在我們入住前就有人放下,所以要再搜。

此時005977表示已搜過我們兩人的行李及房間,並無發現,但該名提出”藏毒”指控的男公安表示,需要有更高裝備的人員才可更徹底搜查,命令我們要繼續等待。但最終所請「更高裝備」的搜查人員,並沒有出現過。

新一批來的公安,來來回回出入本人房間,期間容許本人打電話向外溝通,但當本人要求要在酒店房間上網時,他們立即叫酒店工作人員上來拆走網線,禁止本人上網。

在第二階段起的約4個小時內,本人及攝影師均留在本人的925的房間,長期有兩名或以上公安看守我們。本人獲准在走廊約5米範圍內踱步,本人看到,未留在本人房間的執法人員,就在我們旁邊開了一間房間,在裡面聊天、抽煙及進食。

期間,其中一名沒有穿制服,穿桃紅色t-shirt,深色長褲,長髮、纖瘦身材的女公安,一度向本人表示,由於公安局網絡出現問題,無法核實本人證件編號,要本人再等候。

由於本人第一次出示的駐北京記者證是過期的,一度誤會本人採訪證無效。但隨即本人再出示有效的記者證,期間本人亦曾致電北京的中國記者協會,要求對方向現場的成都市公安,核實本人身份,但現場公安拒絕接聽電話。

第三階段:公安再進一步指懷疑酒店內合共三間房間,並要求本人刪除影帶片段

中午過後,本人繼續和香港所屬機構NOW新聞台保持溝通,及準備做電話連線報道。

現場約6名公安人員開始強烈要求本人及攝影師刪除片段,眾人在我們旁邊高聲大叫,在禁止本人自由約六小時,再用高聲責罵的語氣,令本人及攝影師構成極大的精神折磨。期間攝影師表示,拍攝是保障我們的權利為理由,但公安並無理會,並用以下理由威脅及威迫本人繼續刪除片段:

1) 如再不刪除所有影片,不准我們離開
2) 如不交出其他早前收藏的影片,將帶走我們的攝影機,當時攝影師胡曾表示,錄影機及錄影帶都是公司財物,不可收走。

本人由於擔心對方搜出所有影帶,在壓力下,刪除當時已在錄影機裡面的一盒影帶。

以下是一些帶尾剩下的錄音聲帶,鏡頭見到是房間內的床被,由於公安不容許鏡頭向著他們,片段只錄到聲音,可聽到多個不同公安的聲音,威脅記者洗帶。

公安:我要看一看最開始的畫面
公安:你們拍了
黃:沒拍到
黃:你看到就有
公安:你現在沒必要了
公安:我們都不要你
公安:你好好想
黃:我們都倒了帶
公安:你們有sd卡
黃:我都沒拍了,有如果激動有什麼關係,什麼都沒拍到了,你還想我怎麼樣
公安:你回放(影帶)了
公安:你沒有放早上拍的
公安:我進來的,他們都拍了,肯定拍了
黃:我已經很配合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公安:你從早上六時的

與此同時,該名沒有穿制服,穿桃紅色t-shirt,深色長褲,長髮、纖瘦身材的女公安,再次進入房間,清楚向本人表示:

1) 本人及攝影師的證件經核實後,證明有效。
2) 今次懷疑在本酒店藏毒的房間,共有三間。本人詢問為什麼是我們兩間,她表示是碰巧及倒霉。

臨近下午一時,本人再次和本台採訪主任鄭麗矜通電話,告知當局指我們證件有效。公司同意本人建議,要求當場公安人員道歉。

掛線後,本人向現場約5至6名公安表示,我不會再刪除任何影片,本人鄭重要求對方,或向上級匯報,本人表示,既然沒有搜出違禁品,證件亦無問題,被無故困在酒店六小時,要求當局的新聞發言人到場道歉,及澄清本人及本台沒有涉及任何犯罪問題,以正視聽,否則本人及在場公安都不應離開事發現場。但在場公安沒有理會。

約下午一時過後,在場公安表示,已到午飯時候,走入他們早前開設的房間。本人亦很太過疲累,坐在自己房間。

幾分鐘後,香港特區政府駐成都辦事處人員到達本人房間,發現走廊已沒有公安,本人才發現公安已不知不覺,無聲無色,沒有道歉及道別的情況下離開。駐成都辦事處人員亦指示我們可以離開酒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