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價值的衝擊

林子豪 電視台記者

記聲2009年10月號】身為武警毆打和誣陷香港記者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本想寫一篇反駁新疆當局所謂「調查結果」的前後矛盾、不合邏輯、有悖常理的文章,但想到任何具有理性思考、掌握事實的人,都不難看出當局的荒謬和理屈,我便毋須多作冗言了。值得探討的,反而是事件對香港新聞從業員,以至香港人,帶來甚麼影響。

近兩個月來,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時遭公安人員誣陷藏毒、被武警毆打等事件,每件都令人震怒,最新的是,當局毆打記者後,「反屈」記者在新疆煽動鬧事,足證一個以毆打記者、禁止採訪來「維穩」的政權,瞪著眼向全世界說謊,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罪惡,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美德 -- 理直氣壯且富有中國特色的美德。

事件之所以引起軒然大波,除了因為這挑戰香港人擁護的普世核心價值──資訊和新聞自由,某程度上也再一次提醒香港人:雖然香港已回歸中國十二年,但兩地的價值觀仍然存在不可接軌的鴻溝。

九月八日,新疆新聞辦發布香港記者「煽動鬧事」的所謂調查結果,同時,中央也正式批准香港發行國債。當天的主要新聞時段先後播放這兩則消息,我覺得很有意思。每當港人的普世核心價值受到衝擊,無論中央怎樣放寬CEPA、擴大自由行、讓香港發展為人民幣結算和發債中心......,只會令港人視這些政策為羈縻的玩意兒;在互聯網上,甚至有人視之為中央侮辱香港之舉。換言之,新疆當局的連串做法,不但向香港人、特首和支持香港傳媒的港區人大代表摑了一巴掌,更間接把香港和中央放在對立面上。

令人擔心和心寒的是,香港向以思想開放自豪,但在本地網上討論區上,卻出現不少似是而非對新聞自由的質疑,包括「採訪不能凌駕秩序」、「記者自我膨脹,小事化大」,甚至有人說,香港傳媒內地採訪,自應遵守內地規則云云。

要批駁這些說法,一點不難:採訪當然不能凌駕社會秩序,但不能假維護穩定之名,行阻止報道真相之實。

這些觀點究竟是香港市民真心誠意的想法?還是以洗版和諧網絡而聞名遐爾的「五毛黨」所為?我們無從知曉。如果是後者有組織地向香港新一代灌輸扭曲觀念,這還好辦,因為畢竟歪理的病毒仍在體外,尚未入血,可以透過加強思辯能力來增加免疫力;但如果是前者,則表明香港人不再珍惜得來不易的自由,應驗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中國名言。若此,香港面臨的境況將更為凶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