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電視 互借東風

黃餘發 有線電視總採訪主任
史可為 亞洲電視記者
(整理) 黃凱宜 香港電台記者

記聲2008年5月號】曾有老行尊打趣說,現時當記者只有跑財經和電視兩條路。看著普羅大眾在恆生指數升跌間每天追著指數機和電視機,便知道此言非虛。而隨著收費電視競爭日趨激烈,做電視新聞確是提供了不少工作機會。市民亦可能發現,電視新聞播報中,多了不少新臉孔,但這些人當中,不少卻是行內眼熟的,只因他們大多是從報紙記者轉到電子傳媒的。撫今追昔,又是另一番滋味,故此本期請來兩位從平面媒體轉到電視的行家「對話」。

黃餘發 (現任有線電視總採訪主任;浸會大學畢業後任職《明報》九年,1993年轉職有線電視)

史可為 (現任亞洲電視記者; 香港大學畢業後任職《東方日報》五年,轉為議員助理一年後,於2005年底轉職亞洲電視)


黃餘發(圖右)與史可為暢談從報紙轉到電視台工作的苦與樂
黃:當了兩年電視記者,適應嗎?

史:感覺與最初不同,如今大部分運作基本已經適應,知道發哥你當年轉職適逢有線電視剛開台,24小時的新聞模式在香港比較少有,你又是如何適應?

黃:我當時轉到電視台並非從事前線採訪工作,只在幕後策劃,欠缺第一身的前線體驗,但過去一段時間,我看到由報紙轉到電視媒體的記者,有幾方面要適應。第一,表達方法:文字媒體主要靠一枝筆寫文章,電視則是用口講故事,比報紙更加濃縮;二,電視要出鏡,對很多人而言是大挑戰;三,時間上的壓力,做報紙的循環是一日,有很多時間跟進及消化每宗新聞,電視相對講求快,尤其有線電視當年是新興媒體,講求即時性,而過去十幾年,電視媒體的競爭更趨白熱化,收費電視媒體更多,無論前線抑或對留在新聞部內工作的同事,要求都更高,壓力更大。史可為,你的體會又是如何?

史:真的要適應,以前寫一篇稿,至少四、五百字,但電視台可能只得一、二百字報道整件事,最初的確覺得困難,要取捨及cue bite,需要時間揣摩,尤其電視要兼顧畫面,很多東西都是畫面先行。時間性方面,電視台記者的事前準備工作要做得更好,其次是採訪完畢後沒有時間慢慢消化,對腦筋的要求比較高。個人方面,衣著及外觀要「執正」,以便出鏡。不過,我感覺報紙的發揮空間比較大,電視新聞往往受畫面限制。

黃:這正正是每一種媒體的特色,亦有本身的限制,當然,對剛加入電視的記者來說,要適應怎樣利用畫面表達故事,除了拍攝的真實場景,還要考慮美術加工、圖像的表達,因此記者某程度上扮演製作人「producer」的角色,如何將文字與圖像結合,令電視新聞有更高的可觀性。

電視講求合作 報紙側重個人

史:除了多了「producer」的角色,我覺得,以前在報紙工作時,基本上是自己一人處理, 包括拍照, 但轉到電視後,teamwork的感覺比較重,至少在外面工作,要與攝影師有默契,做現場報道又要與工程人員配合,好像帶著一隊人工作,回到公司又要配合美術及剪片。

黃:絕對同意,電視的團隊精神好重要。我做報紙的年代一腳踢,採主交了題目,你自己一人處理,包括follow up;但在電視,自己可能只是參與整個報道的一部分,要與其他同事合作。另一點值得由報紙轉到電視媒體的記者注意的是,電視競爭十分激烈,工作量很大,相對一份報紙的人力資源調配很不同,報紙分工比較仔細及容易,但電視受制於人手,雖然有分工,但轉型空間相對報紙少;報紙記者可投放較多時間在自己的beat上,可與受訪者建立網絡,但電視記者為了趕新聞,採訪未完就要離開,因此要與被訪者建立人際關係相對困難,需要投放更多心機及努力。你覺得開拓一條新的採訪線有困難嗎?

史:都有,我以前跟開保安beat,但現在未必是你跟的那條線,都會派你前往採訪,可能只是因為你在採訪地點附近。不過另一方面,做電視台又不是完全「蝕底」,因為被訪者認得我是電視記者,會有些優勢。另一方面,做電視出外訪的機會較多,我自己甚至要駐外兩至三個月,要跟beat亦有困難。

黃:正如你所講,我們要鞭策自己,即使即場沒有機會,事後亦要致電「補飛」,效用甚至更加彰顯,至少給予對方深刻的印象,這亦要靠記者的毅力及堅持信念才能辦得到。

電視報章 互借東風

史:多了報紙行家轉職到電視台,有否滲入報紙的影響?因為我發現,現在好像多了些電視式的報紙報道。

黃:有少少(影響),例如法庭新聞,以往電視只會報道很大的新聞,但現在電視台不單止考慮是否大新聞,同時亦會考慮是否有趣味性,這可能就是你剛才提到,人的流動crossover下產生一個交錯及互動作用。其實,新聞不應該有分類,只在乎如何利用不同的媒體報道同一個故事。

史:對。以前在報紙經常都會做一些突發新聞的追尾報道,但如今在電視台,好像較少做。

黃:報紙向來在報道一些小道消息時,在界限上較為寬鬆,不過電視新聞始終比較嚴謹,雖然並非不可報道,但至少要做好把關工作,確保報道的可信性及準確性。電視記者在即時報道時,要拿捏得比較嚴謹及準確,尤其一些突發新聞的現場消息,甚至是看似可信的人報料,都要比較小心,留意細節。

史:如果讓你再選擇,你會從事報紙還是做電視台?

黃:其實這兩個媒體的特色很不同,我從事報紙九年,很多東西都未嘗試過,相對來說,電視不斷在變化,如果讓我再選擇,我仍然年青,我可能都會「做下呢樣、做下嗰樣」,擴闊自己的視野,但當然,現實點說,究竟這個工作可以為我帶來甚麼收入呢?你又覺得如何呢?

史:我初初都是抱著「試新野」的心態轉職,嘗試新工作環境及採訪模式,但電視壓力很大、寫稿的時間更加緊迫、時間不容有一絲偏差,但在這種壓力下完成工作,又會獲得很大滿足感。另外,由於需要在螢幕面對觀眾,又會有更大滿足感。作為電視台記者,我可以有更多機會到外地採訪,擴闊視野。當然,我不排除在電視台工作多一段時間後,會希望坐下來發掘一些特別的題目,這時可能會轉回報章工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