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或溜?

方德豪 亞洲時報在線執行總編輯

【記聲2008年5月號】在香港,要找離開新聞業的理由也許真的十分容易,反過來要找留下來的理由,卻是太難。不過,筆者卻是其中一個曾經選擇離開,但又返回來的其中一個「少數團體」。

筆者在1993年加入新聞界,做了約一年即離開記者行列。箇中原因,也不難猜:時間不穩定、工資不理想、行業前景不明等等。之後,筆者曾試過在公關、教育、廣告方面發展,但在三年後,還是重投新聞行業。

筆者之所以返回新聞行業,沒有甚麼特別玄的大道理,只是一連串的巧合。在1997年的一天,下班時在地鐵碰到一位當記者的舊同事,他告訴我,有報社在找一名中國版記者。能夠見證香港回歸,確是一件很吸引的差事,加上當時剛想改變一下工作環境,於是就抓住這個機會再當記者。

總是際遇

際遇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新聞界這些年來,我很幸運地碰到許多很照顧我的編輯。他們給我許多機會,讓我可以見證了許多有意思的歷史場面。這些年來,我也有遇到低潮的時候,但每次在我以為熬不過去的時候,總有朋友給我一些鼓勵,甚至扶我一把。而且,我工作過的新聞單位的老闆,好像都算很不錯;相對一些有很糟經驗的同業,我實在不得不心存感恩。

但還是有一些感想跟大家分享。近年來,看到許多有經驗、有水平的新聞工作者沒有崗位,心裡總覺得不是味兒。我總覺得香港媒體並非沒有容得下這些前輩的空間,只是許多老闆沒有留意到吧了:例如有經驗的記者,為甚麼一定要升作採訪主任、編輯,否則就要離開?若然媒體能開拓一些專題,讓有經驗的新聞工作者當調查報道,又或當主筆分析新聞,香港新聞界的水平應該是可以再提升的。在美國《紐約時報》有些專欄作者,每周只用寫一篇短文,而這些專欄,是要付費才可在網上閱讀的。在香港,也有不少人特別買一份《信報》,就是為了看林行止、曹仁超和練乙錚的專欄。我想,朝這個方向發展,應該也可以符合商業考慮吧?

深度報道有市場

香港新聞界是一個很有活力的行業,但過去十年,有一段時間好像太重視即時新聞。電子媒體的整點新聞有甚麼消息,許多時都會在翌日的印刷媒體上再次看到,也許平面媒體上的消息會詳細一點點,但這明顯是不夠的,也不能滿足較有要求的讀者。我總覺得,印刷媒體是可以跟電子媒體很不一樣的。很多專題在電子媒介也許很難說清楚,但印刷媒體卻可作深入分析,而香港讀者(特別是較有消費能力的一群)並不是沒有水平去閱讀這些分析的。

可喜的是,近一、兩年來,香港媒體水平似有提高,甚至電子媒體也開始就時事作一些簡單分析,而不只是一條二十秒的簡訊哪麼簡單;也有收費電視開始在醫療、文化等內容方面發展。若香港媒體可以朝多元化和深入化的方向發展,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不是每一家媒體都炒作大同小異、由政治化妝師「餵」的內容,則其前景應該還是可以審慎樂觀的。

想深一層,當哪一行、哪一業,都有一定的工作壓力,也有其優點或缺點。最重要的,還是看自己。留下來,走出去,其實都可以。孟子曾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條件容許的,不妨留下,但若客觀條件不容許,也可接受「人生總有不同階段」的事實,勇敢地迎接改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