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入局」的挑戰

麥燕庭 香港記者協會總幹事

[記聲2008年5月號] 政府在五月二十日公布,委任八人出任問責制下的副局長職務,當中包括有四分一世紀新聞工作經驗的現任《香港經濟日報》執行總編輯邱誠武,另外,同時獲委的梁鳳儀和潘潔本身亦有深厚的新聞工作或撰寫專欄經驗,以此計算,這一批副局長當中便有三人與傳媒甚有淵源。

而在其後公布的九名局長助理中,三分之一是曾經在新聞界中打滾約十年的前行家,他們分別是蔡少綿、葉根銓和莫宜端,可見政府招攬這麼多的傳媒人士絕非巧合。

政府招傳媒以攬民意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表示,政府明顯是希望透過這批善於與傳媒打交道的人士,令政府政策更易為市民接受,達致上情下達,是不民主的政府心虛的表現。他解釋,現時各副局長的專長,大多與他或她所服務的政策局並無關連,難以發揮吸納專業範疇內意見的作用,下情上達的作用顯然不強。

但候任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強調,上情下達或下情上達是一條雙程路,希望自己可以發揮互相補足的作用。他認為,記者和政府的共通點是溝通市民,期望可以反映民意,當政府與市民之間的橋樑。

他不希望大家以政府吸納傳媒人是在耍「以夷制夷」的手段,更不希望行家會因他的轉行而認為新聞業沒前途。從好處想,他的轉職可被視為資深新聞工作者可以在轉職公關之外另闢蹊徑。

城中熱話

另一名即將加入問責官員行列的前行家亦認為,傳媒人加入政府是好事,可讓政府聽取更多聲音,而記者亦可從一個「無人敢罵」的受保護環境中跳出來,以了解現實。但他坦然,報界的工作環境日差是他轉行的主要原因。

各人盤算如何,可能人言人殊,但肯定的是,新聞界流失了一些人才。而資深人才流向政府,會否令新聞界日後與政府打交道更處於下風?杜耀明認為不一定,這要看新聞界如何把握與這些身為前行家的高官接觸時「攞料」,他勸勉行家千萬不要以為官員「放風」的資料為真理,只能視之為新聞線索去尋求真相。而更好的做法,是團結一致地向政府爭取平等開放的簡布制度,不然,便會很易被政府分而治之,被人以獲取資訊的機會牽著鼻子走。

記者旋轉門?

將於暑假上任的邱誠武表示,轉職後,身心都要作出調適,除晨昏顛倒、自由兼且彈性大的工作模式要改之外,個人的言論自由肯定會大受影響,因為在政府任職,不是光代表個人意見,而市民亦期望官員代他們在建制內反映意見,故個人意見相對不重要,不能像記者般自我中心。

而另一樣行家轉往建制最常碰到的問題,是如何令人相信閣下轉職不是為了來「攞料」後「漏料」,邱誠武坦言,這是預計中要面對的質疑,唯有用行動贏取別人的信任。

他現時未有為任滿後的前途作打算,更不知道會否重返報壇,但認為,若記者也有旋轉門是好事。邱誠武解釋,新聞的功用就是溝通各方面,在其他行業任職後,人生經驗更豐富,會由不同角度考慮問題,擔當更好的溝通角色。但他笑說,屆時有沒有人請他筆耕,則不得而知了。

不過,浸會大學的杜耀明則不認同,他說,記者的天職是監察政府,尤其是不透明和不民主的政府更須監察,若這些前行家轉職政府後再返回新聞界,將難以獲得市民信任。

他指出,外國亦沒有多少例子是由新聞界轉任政策官員後,再轉回新聞界主持一個新聞機構的,因為你作為記者的威信已受損,讀者有權懷疑你會受複雜的官場關係影響,不知何時會出現利益衝突。但寫專欄則另作別論。

《南華早報》的蔡少綿可能是一個例外。她在該報任職六年後轉職政務主任,六年後又從政府跳回《南華早報》任職中國新聞編輯,離職前是該報的採訪主任。但政務主任與負責推銷政策的問責官員略有不同,日後是否能走進旋轉門仍是未知之數。而杜耀明亦笑說,香港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當官後反而可能更吃香,因為人家以為你人脈廣、資訊足。

他總結說,記者轉當問責官員,對個人前途是好事,對整個新聞行業則未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