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奧運報道原來精神

雷雄德博士 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

[記聲2008年5月號] 從1896年的第一屆現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始,奧運與傳播媒介經已結下不解之緣。綜觀過去一百多年,傳媒報道奧運的方法各有不同,而第一次出現電視轉播奧運,是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

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奧林匹克組織委員協會把商業元素與奧運掛勾,出售電視轉播權和啟動「奧運贊助商」計劃,結果賺得二億五千萬美元的巨大盈利,頓時把奧運會搖身變成「賺錢機器」。自此以後,金錢介入奧運會的程度愈來愈大,造成了體育經濟在世界上的發展,同樣也凸顯出傳播媒介在奧運會的角色。

奧運報道商業味日濃

事實上,奧林匹克競技會的宗旨,是通過奧運會促進全人類和諧相處,以公平競賽的精神去創造更美好的世界。無奈的是,過去二十多年來,傳媒報道奧運時,商業味道愈來愈重,奧運精神的報道則愈來愈少。報道賽事結果的時候,傳媒往往把焦點集中塑造金牌明星,個別傳媒為求獲得利潤而討好贊助商,甚至在報道時,暗中加入宣傳商品的句語,這便容易出現不實的報道,既無助推廣奧運精神,亦讓金錢遮蓋了奧林匹克的「更快、更高、更強」格言。

與諸如世界杯、一級方程式賽車或NBA不同,奧運不光是一項競技運動,更重要的是其背後的教育意義。現代奧運之父顧拜旦先生所提倡的奧運會,背後的理想在於教育青年人:從體育運動中學習進取精神,增強意志和體質,從而實現和諧美好的世界。

故此,奧運的報道不應局限於賽事,而應該涉及眾多影響奧運文化的報道,例如政策、社會文化、家庭、商品、市場等等。

不過,香港傳媒過去報道奧運時,只是集中個別中國或外國體育明星,未能讓大眾認識其他國家的文化,欠缺全面化的報道。

此外,自從商業管理進軍體育市場後,體育娛樂化的潮流日漸盛行,以上屆雅典奧運為例,有批評指電視台把奧運變得過份娛樂化,用一些不懂奧運的藝員明星充當主持,令觀眾反感。在極度商業化的香港社會中,這現象雖然可以理解,但從宏觀的社會發展角度看,傳媒有責任給予大眾全面認識奧運精神的機會,並且透過報道奧運會,教育年青一代,宣揚公平和諧世界的理念。

奧運報道宜與忌

在此,我希望傳媒報道奧運時,謹記以下幾項原則:

• 運動員 – 讚賞金牌選手的同時,應該給予教練、家人、訓練人員、或支持打氣的觀眾同樣的嘉許;表揚選手的奮鬥、毅力和犧性精神,以凸顯奧運主義對青年人的教育意義;不宜過份強調運動員與贊助商利益的關係,更無需凸出金牌選手所得的商業利益。

• 失敗者 –對於勝利和失敗的兩方,同樣應該給予合理的讚賞,不應負面批評落敗的選手,遑論選用負面的句語作主觀的評論,例如「二奶命」、「梗頸四」、「難破宿命」等。

• 國家情懷 – 過激的愛國情懷容易造成種族或民族的矛盾,絕對不宜把別國選手標纖為「敵人」或用仇視的眼光看待,並避免情緒化的報道字句,畢竟奧運主義強調五大洲人民的和諧;更絕不能以嬉笑怒罵、尖酸刻薄的方式報道其他參與國家的傳統。

• 賠率 – 奧林匹克精神是從競技運動之中凸顯青年人的教育,不宜作出任何有關賠率或賭博的報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