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危機的背後:真的只是宗教信仰與新聞自由的衝突嗎?

譚志強 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操守委員會召集人

[記聲2006年4月號] 二○○五年九月三十日,丹麥《日德蘭郵報》(Jyllands-Posten)刊登了十二幅有關伊斯蘭教(回教)創始人、先知穆罕默德(穆聖)的漫畫,其中一幅是描述穆聖戴著類似炸彈,還點著了引信的頭巾,同時揮舞著阿拉伯彎刀。漫畫的說明中表示:「穆罕默德向自殺炸彈分子表示,用來安慰他們的處女已經用光。」二○○六年一月和二月,挪威的《雜誌》(Magaxinet)和法國的《法蘭西晚報》(France Soir),亦先後刊登了這批漫畫。

這些明顯地觸犯了回教徒兩大忌諱(不得描繪先知肖像、不容褻瀆先知)的十二幅漫畫見報後,馬上便引起丹麥本土約二十萬回教徒的嚴重抗議。經過幾個月的不斷擴大後,這場漫畫危機還延伸到法國,北非的摩洛哥、突尼西亞、利比亞,西非的尼日利亞,中東的巴勒斯坦、敘利亞、伊拉克、沙地阿拉伯,西南亞的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印尼,甚至中國的香港,都陸續發生了大規模群眾上街示威,甚至攻擊丹麥、挪威及法國使領館的抗議活動,引起了一場稱為「漫畫危機」的全球性衝突。

在這場全球性衝突中,伊斯蘭世界的輿論主流強調先知穆罕默德不容褻瀆,宗教尊嚴必須捍衛,基督教世界的輿論主流則強調必須堅持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任何宗教信仰的先知都無法避免批評。

如果以香港現行的一般新聞報導守則來看,這些漫畫不但「攻擊(伊斯蘭教這個)已確立的宗教信仰」,還明顯地屬於閱聴人(audience)「一般不會接受的不雅、淫褻或低劣品味的材料。該等材料包括( 但不限於) 極度惹人反感地描繪或形容與性或排泄器官或有關活動的用語或內容」,及「可能導致任何人士或體基於民族、國籍、種族、性別、性取向、宗教、年齡、社會地位、身體或心智不健全等原因,而遭人憎恨或畏懼或受到污蔑或侮辱的材料」。換言之,即是無視他人宗教信仰禁忌,內容品味低劣,並有歧視某類宗教信仰人士之嫌,即使這些行為沒有違反法律,但在新聞道德操守上,仍是應該遭受批評的。

然而,即使如此,全世界的伊斯蘭教信眾,是否就應該將這場「漫畫風波」逐步升級,不但要丹麥政府為它不應該負責的丹麥報刊的私人行為道歉,還最後將之轉化成一場大規模地反對所有歐美基督教國家,肆意攻擊無辜的歐美人民的國際抗議行動呢?在這場「漫畫危機」的背後,是否真的只存在文化之間的衝突?或者宗教信仰與新聞自由的衝突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因為,「漫畫危機」至今已經變質。二○○六年二月十九日,即使這批漫畫的原作者已經在阿拉伯報紙上刊登全版廣告,公開地向全球伊斯蘭教徒致歉,但是,在大多數的伊斯蘭教國家裡,「漫畫危機」迄今仍然沒有退燒的跡象。

伊朗政府領導人已經公開利用此宗事件,將丹麥、以色列和美國連在一起,呼籲全球伊斯蘭教徒抵制這些國家。利比亞、敘利亞政府則在私底下撥火,企圖將「漫畫危機」改造成一場新的政治(群眾)運動。多個歐美國家的政府發言人亦公開警告其國民應該儘速離開北非、中東及西南亞部分當地人民可能以武力攻擊歐美國家人民的高危險國家和地區。

「漫畫危機」至今已經演變至一場以伊斯蘭教國家的人民為群眾,以攻擊「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為手段,將以色列和美國(甚至所有基督教文明國家)綑綁起來作為反對目標的全球性政治(群眾)運動。

所以,如果我們只能在宗教信仰與新聞自由中兩者選一的話,作為一個專業的新聞工作者,我們可能亦只能選擇站在支持「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那一邊,繼續捍衛著這些更先進的、更文明的「核心價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