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事件與匿名消息來源

譚志強 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操守委員會召集人

[記聲2006年4月號] 本港資深新聞從業員、新加坡《海峽時報》首席中國新聞記者程翔被北京國家安全當局「拘留」至今,己經超過三百日了。即使本人的政治立場與程翔剛剛相反,但在程翔仍然未能享有中國有關部門公平、公正、公開的待遇,並返回本港公開詳細說明有關事實之下,本人迄今仍然相信程翔一直都在中國進行正常的新聞採訪工作,只是偶然地被捲進某個政治漩渦,才遭到「愛國刧」而已。

不過,在這三百多日之內,最令本港新聞同業關心的,莫過於本港某些新聞傳媒曾斷斷續續地刊出一些對程翔的動機、人格、名譽「抺黑」、「撥污水」的長篇報導,卻從來沒有清楚交代其「消息來源」(source)。

一般來說,記者在報導新聞時都會明白交代「消息來源」,一來是加新聞的可信程度,二來是讓讀者聽眾觀眾有機會去判斷新聞的可靠程度。但是,大家亦常常看到或聽到沒有交代「消息來源」,亦即冠以「消息人士透露」、「據可靠消息」、「此間傳出的消息表示」等等「導言(語)首句」的新聞報導。究其原因,不外乎一是保護「消息來源」的人身安全,二是「消息來源」以匿名為提供消息的先決條件,一旦違背協議便會喪失重要線索來源,令日後的採訪出現困難等等。

根據新聞界的經驗,使用「匿名消息來源」提供的消息的危險性在於:

(一)一方面是對讀者聽眾觀眾不公道,因為大家不知道究竟要對這些「匿名消息來源」提供的消息給予多少信心。另一方面是,匿名消息用得愈多,就愈會侵蝕新聞傳媒的可信程度,減低讀者聽眾觀眾對傳媒的信任。
(二)「匿名消息來源」可以隨意攻擊新聞人物的動機、人格、名譽,被攻擊卻對這些暗箭無從反駁,對被新聞報導攻擊的當事人不公平,形成「不公正平衡的報導」或「不公正誠實的評論」。
(三)記者編輯使用「匿名消息」來源提供的消息,由於消息內容都比較煽情聳動,往往是迅速成名的捷徑,但卻不是長治久安的上策。因為,「匿名消息來源」都不必負上任何責任,承擔「假新聞」風險的只是有關記者編輯,只要匿名消息來源「跣你一次香蕉皮」(放白鴿),有關記者編輯便會「一次意外,足以致命」。


不少美國新聞界同業都跟從遵守的《肯塔基州路易斯威爾時郵報》(Louisville Times and Courier Journal)《採訪守則》裡指出,如果記者非要使用匿名消息不可,則必須要遵從以下規定:

(一)在報導中如果使用匿名消息,應該就此作出充分解釋。如果理由不夠充分,則寧願棄置不用。
(二)如果使用匿名人士提供的消息或意見,必須要另找一個消息來源,去支持及證實匿名消息人士提供的消息或意見。
(三)每次引用匿名消息時,必須與負責編輯充分討論。
(四)不應該讓匿名消息來源攻擊他人的信譽和人格,如果在極端的情況之下,非得如此不可,也至少要讓被攻擊者有機直接回應和澄清。

觀諸過去三百多日以來,香港部分報刊有關「程翔事件」的新聞報導和評論,都在一面倒地使用某些匿名消息來源放出來並大致雷同的消息和意見,就可以知道在以上四項避免「假新聞」風險的「避險守則」中,第一項和第四項規定的要求,不少報刊是沒有做到的;第二項和第二項規定的要求,這些報刊即使有做也做得馬馬虎虎。

例如,某香港刊物的記者操著「唔鹹唔淡」的國語,打電話給被指稱為「特務頭子」的前台灣大陸委員會副主委、中華歐亞基金會副會長兼總幹事林中斌教授時,自己的身份、來意和事件的來龍去脈都還未交代清楚,劈頭便問道:「你是不是特務頭子?」這種完全缺乏專業訓練的所謂「查證」,不管問及的採訪對象是誰,當然都只會遭到採訪對象馬上掛斷電話的「不回應」。不過,最好笑還在後頭。因為,當這位香港記者得到林中斌教授馬上掛斷電話的「不回應」後,他還興沖沖地向上級報告說,他已經「證實」林中斌的確是「特務頭子」。因為林中斌掛斷了他的「查證」電話,證明林中斌本人心虛,所以,他一定是「特務頭子」。

竟然有香港記者如此去「查證」消息真偽,大家是不是會覺得很「搞笑」呢?可是,這偏偏卻是每個星期都在我們身邊發生的事實。報刊版面上充斥著「不平衡的報導」和「不公正的評論」,亦早已成為香港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所以,一旦被誣指為「程翔情婦」的前中國內地出版社編輯黃卉,親自在香港出現並否認本身是所謂「程翔情婦」時,這一點點的白浪,便足以令不少香港新聞傳媒的「公信力」,如黃河決堤般崩塌得慘不忍睹。這才是香港新聞界的真正不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