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美國大學的「傳媒學人」計劃

區家麟 本會資深會員、史丹福大學奈特學人

【記聲2006年4月號】若問我這個史丹福大學「奈特學人計劃」是甚麼一回事,唸些甚麼、做些甚麼?我總是感到一言難盡。簡而言之,我會稱它為一件不可思議的真人真事:這是一個自學計劃,讓傳媒工作者暫別每天的死線,在無壓力的校園環境下,遊學一年,靜心細思一切你想細思的事情。

美國加州的史丹福大學,每年皆會挑選約二十位記者參與「奈特學人計劃」(Knight Fellowship)。筆者被取錄為本學年學人之一,同學中有十二位是美國人,另八個來自世界各地 (包括尼泊爾、菲律賓、南韓、英國、波蘭、哥倫比亞、智利與墨西哥),當中有記者、採主、專欄作家、影評人、漫畫家。自去年九月始,我們開始重投校園,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業交流,只感到這學人計劃太美妙,故很希望向大家推薦與分享,先談「奈特學人計劃」的幾項特點:

學科任擇,自訂目標:這「課程」實在沒有一個課程可言。簡單來說,就是根據自己所訂的進修目標,選擇你喜歡的課,我們可以用「奈特學人」的身份,旁聽大學內絕大部分課程。不喜歡的話可自修,甚麼都不唸也沒人管你。

同學的興趣千奇百怪,有人選了一科「太空船設計」、有人唸「雕塑」、有人唸「數碼音樂」、有人唸植物學、有人唸商學院的「談判技巧」。較「正路」的科目,則有如「比較民主發展」、「全球人文地理」、「美國憲法」、「伊斯蘭教發展」、「環境變遷與傳染病」等,也有同學鍾情於西班牙語和高爾夫球。

數個月來,我選了約十門課,較喜歡的課是商學院的 “How to make idea stick”。當記者的最大悲劇,是自以為有重大發現卻沒有人記得起你說過甚麼,這課教人傳遞訊息的技巧,行為心理學揉合工商管理市場推廣的經驗,幾乎每一堂腦裡都響起幾聲“bingo”(好)。

剛開始的另一科叫「十件物件」(Ten things: Science, Technology and Design),主講的是一位精神亢奮的考古學家,他不考「古」,而是不論古今,考察人類所用之「物」,要用人類學、行為學、經濟學、物理學、生物學、演化學加上歷史、設計學等N種角度看「物件」。十件「物件」包括金字塔、古希臘香水瓶、茶壺、電燈膽、電腦滑鼠等。佩服他的人說他能從一粒沙看到一個宇宙,不喜歡他的人會說他「作大」。

沒有要求,也沒有名銜:修讀這些科目,不須做功課,不須考試 (你喜歡考也可以),不計算分數。學期完結,也不用寫報告、不用交論文。當然如此寬鬆的要求下,唸完這個「課程」,自然甚麼學術資格也沒有。對很多記者來說是最好不過,我們寧可要一個自由的學習氣氛,而不去為一個碩士博士的銜頭而煩惱。

配偶partner皆可入讀:這是一個頗為匪夷所思的設計,奈特學人可帶同配偶或partner一同入學 (所謂partner,即不管你是否「事實婚姻」、也不管你是同性戀或異性戀),你的「另一半」獲准選擇自己愛讀的科目,及參與「學人計劃」的所有活動。它的原意是減少家庭分隔帶來的麻煩,令學人專心就學。學人的子女,也獲安排入讀附近學校,及於上課時間提供托兒服務,令他們不用為照顧子女而煩惱。

豐厚的生活補助:每個月底,學校會把約五千七百美元撥入我們的戶口。每次收到「糧單」,我仍感到不可思議:有人出錢給你唸書,但對你沒有任何要求。學校另外還資助學費、醫療保險及來回機票。位於矽谷的史丹福大學生活費頗昂貴,住屋租金全美國數一數二,須買車代步 (這裡沒有車會很痛苦)、書簿費也驚人 (我買過一本課程讀物需一百五十元美金,只是這課程八分一的書),省吃省用的話,這筆補助是肯定夠用。

作為「奈特學人」,也要履行一些義務,包括接受邀請在校內發表專題演講,另需出席每星期兩次的「學人計劃」聚會 (一次是專題研討會,一次是各地同學逐一講述自己國家地區的故事)。另也需承諾學習完畢後,返回原來機構工作。他們對你的要求就是如此簡單,又是另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自九月到埗,每天踏著單車穿梭於課堂與演講廳之間,只覺知道越多,越覺自己的貧乏。在史丹福大學的數月,印象最深的,是親身體會到宏偉的「跨學科」課程設計,如歷史系教「二十世紀科學史」、醫學院與人類學合辦「疾病考古」、生物學系在同一個課程中教文化、社會、演化的關係、商學院教「談判技巧」、音樂系教「電腦程式設計」等。

不只科目「跨」,教授也是一同「跨」的。一些科目基本上是「演講系列」,如「民主、發展與法治」一課,集合了十多個各科專家,每課都由不同的專家講授;生物系的入門課,就由遺傳學家、演化論學者、人類學家、社會學家輪流執教;一個通識學科,就由一位哲學學者與一位作家輪流「導讀」,談經典文學中的「生與死」問題等等。學海本是無涯,跨學科的激盪更增添了無盡的可能性。

「奈特學人」的可貴之處,也正是不拘泥於某一個學科或追尋一個學位。它鼓勵我們循著自己的意向與自己的方式,在大學自由的環境中反思、學習與計劃下半生的路向;也讓我們這些工作狂,在忙亂的節奏中平靜下來,透一口大學校園的清新空氣。

我相信很多記者同業,都很希望充實自己,唸唸書,但對做功課和寫論文有恐懼、又或是自己興趣廣泛,不想鑽進單一學科、有些同業可能因工作或家庭或金錢的壓力,難以重過校園生活。這個學人計劃正是天造地設,謹希望香港的同業有更多人得享這個難得機會。



給有意報讀的朋友

美國大學的「傳媒學人」計劃,主要的共有三個,申請資格、「課程」設計與助學金金額均大同小異。詳情可參考以下網址。(請注意:06-07學年的申請已截止)

史丹福大學Knight Fellowship
http://knight.stanford.edu/

哈佛大學 Nieman Fellowship
http://www.nieman.harvard.edu/

密切根大學 Knight-Wallace Fellowship
http://www.mjfellows.org/

論名氣,當然以哈佛大學居首,它的「傳媒學人」計劃也是歷史最悠久的一個。位於西岸矽谷的史丹福大學,其生物科技、商學院、法學院與醫學院皆赫赫有名。我身處史丹福大學,自然要說說這裡的好話。我的美國同學都認同:若比較東岸的哈佛與西岸的史丹福,學術成就不論,單論天氣,已足夠令他們選擇史丹福。因為加州冬暖夏涼,每天的藍天白雲都令人心曠神怡,哈佛大學的嚴冬大雪令人甚為難過。至於密切根大學,其名氣雖不及其餘兩間,但它的傳播學院早享盛名。

很多人會一次過報考全部三個學人計劃,因為說到底,競爭來自全世界,名額稀少,我有一些同學報考第二年才被取錄。這些學人計劃基本上每年有一個名額給來自中國的記者,香港記者蝕底之處,乃香港自回歸以後,已變成一個甚為乏味的中國城市,沒有太多美國人會對「香港」二字感興趣,所以我相信一些有中國經驗或國際視野的香港同業,會較有優勢。

以我的觀察,他們傾向挑選中高層的前線記者,最少八年工作經驗,年齡約三十五至四十五歲左右,報名條件很寬鬆,主要是英文聽講能力有一定水平,對新聞工作有熱誠,另也要得到就職公司的休假許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