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噴霧亂射,水柱與催淚彈齊飛

譚金蓮 香港樹仁學院新聞及傳播系學生 

【記聲2006年4月號】香港特區不久之前所舉辦的「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一度在本港引起轟然大波,獲得的評論好壞參半,但是,無可否認,這次世界各國代表雲集灣仔的超大型國際會議,對香港來究終究是一件大事,為了吸取報導大型群眾運動的經驗,不少學生(報刊)記者都到達現場參與採訪。這次人物訪問便請來曾經在現場採訪的樹仁學院新聞及傳播系學生吳慧,與我們分享一下她的採訪經驗。

(問:譚金蓮/答:吳慧)

: 吳慧同學,在這次示威採訪中,有不少學生記者在毫無防護裝備下參與採訪,作為學生記者的心態其實是怎麼樣的呢?
: 這次反世貿示威的確出現過一些很嚴重的衝突場面,如警方動用胡椒噴霧,甚至是消防隊水柱(水炮)及催淚彈等,示威民眾又用「超級鐵馬」、木棍、竹竿與警方對峙,我們很多同學都有「中招」,不過都沒有令我們退縮,因為這次事件是一個很難得的經驗,我們這一輩見證不到「六四事件」、「九七回歸」,「沙士事件」等等的採訪,現在發生這件大事就要更加抓緊。加上我讀新聞(系)都有一年半,期間所獲得的學習及培養,令我對社會事件更加關心,更加想親身貼近事件,了解一下社會正在發生的事件。

: 但是你們幾乎是毫無保護裝備的,就算是知道衝突,都可能發生危險,你們難道不擔心嗎?
: 與其說是擔心,不如說是緊張會更貼切一些。因為一來我們的報導主要是在做(人物)訪問,只有少量衝突場面的報導,危險性較少,況且我們觀察了一兩日之後,認為示威者計劃精良,警方表現又不是太敏感,只會用胡椒噴霧,最勁都只是噴水柱和低濃度催淚彈,大家擺明都是「做show」(表演一下),不希望搞出人命,所以即使沒有專業保護裝備,都是可以去探訪的。有時侯我覺得某些因好奇而圍觀的市民比我們還要危險,因為我們學校(樹仁)曾經教過我們記者面對群眾運動衝突的意識,知道甚麼時侯有危險,甚麼時侯沒有那麼危險,但(一般)市民就不懂,(所以)有些圍觀的市民都中了催淚彈要送院(治療),而我們就沒事。

: 在今次的示威人士之中,以韓國農民最引人注意,你們有沒有和他們接觸呢?
: 韓農新聞價值和吸引力,我們當然要同他們接觸,學習與操不同語言的人士做訪問。雖然,我們沒有翻譯人員,語言上無法同韓國農民示威者(直接)溝通,那麼我們就在紙上面寫漢字來發問,有時加一些手勢輔助一下,他們老一輩的韓國人都識漢字,可以寫漢字回答我們的提問。就算是他們要衝擊警方防線,他們都會預先做一個向後退或一些手勢給我們看,讓我們預先知道他們會發動下一波衝擊。

: 韓農示威的方式層出不窮,的確是非常好的新聞材料,不過外地傳媒批評香港傳媒過於側重韓農示威活動,反而對會議內容及進程的報導不多,你作為未來的傳媒人或新聞系學生,對此有何看法呢?
: 我本人相當同意這個批評,香港傳媒對韓農的報導,不單止是偏重韓農的報導,我覺得有些報導過於「溫情化」示威者的行動。我明白媒體有時要靠「煽情報導」來「賣紙」(增加銷量),但是要平衡其他相關的報導才夠公正、客觀,譬如,媒體對警方的報導就可以增加多些,而且不要只是怪責警方使用暴力、防線有缺失等等,可以加一些正面報導讓市民了解及體諒警方工作及努力。我認為媒體應該在令到香港市民同情韓農的情況下.同時讓人了解警隊職責所在,欣賞他們連日來的工作表現,這樣可以令我們的報導較為公正。

: 對於有人批評香港媒體對世貿會議內容及進程報導不足,你有甚麼看法?
: 這種批評都是因為媒體報導沒有抓到平衡點,令報導內容不平均,影響讀者對世貿的認識,不過我覺得責任不能完全歸咎於媒體,政府在教育方面都應該著重批判思考,市民的思考轉變,媒體內容亦會有所改變,其實,香港傳媒都是半推半就地走上這條(不平衡報導)路線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