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結採訪世貿會議經驗』座談會

何靜茵記錄

【記聲2006年4月號】世界貿易組織 「香港部長級會議 」已於去年十二月中旬正式結束,香港記者協會於本年一月二十一日舉辦了一個『總結採訪世貿會議經驗』座談會,討論和總結是次會議的安排及傳媒的報道手法,讓同業於下次採訪同類的大型會議時,更能掌握形勢,作更深入和全面的報導。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張炳玲指出,由會議開始至結束,在報紙上只看到示威場面,但場內的議題較少獲得報道,且大會太遲才公布宣言。

工業貿易署助理署長羅淑佩女士(多邊貿易部)表示,作為會議談判員之一,她認為會議的流程十分暢順,效果很理想。而中、外傳媒的報道極具水準,希望他們能累積經驗,在日後採訪及報道同類大型會議時,更能掌握局勢。至於新聞工作者報導新聞的取向並不是政府去評價的,作為一位讀者,她認為場外的示威活動較為吸引,場內的宣言確是只有寥寥數句。她希望傳媒將來在採訪大型的會議時,能從多角度採訪,增加市民對世貿的認識。同時,她希望能看到更多分析世貿得失的報道,及記者對是次安排的意見,令香港代表的談判工作做得更好。

羅淑佩解釋,雖然會議在十二月十三日開始,但談判過程峰迴路轉,往往要到最後一刻,各地代表才會表態。除了總幹事和大會主席須在最後關頭發揮他們的功能外,有關同事亦要將所有的稿件翻譯,而西班牙文、意大利文就跟英文很不同,為免出現錯失,同事們一定要很小心核實所有細節才可出稿。

羅淑佩指出,所有談判員在整個談判過程都是寸土不讓。如孟加拉的紡織品,對美國造成很大的威脅; 而棉花對非洲印度的國家較為重要。因此,大家會特別關注這些議題。貿易談判是需要經驗的累積,巴西、印度、馬來西亞甚至香港和星加坡都是重要的成員,很懂得在談判上為自己的國家爭取最大的利益。在整個談判過程中,談判員必須學習掌握當時的氣氛,這是成敗的關鍵。而中國早已加入G20的領袖高峰會,而這個組織的成員主要來自多個發展中的國家。中國的農業、非農業和棉花對全國的經濟具有重要的影響,穩定農民的生計是主要的基調,所以中國商務部部長薄熙來率領過百人代表團參與是次的會議。

政府新聞處助理處長譚錫揚表示,政府新聞處共花了12個月的時間作籌備工作,打從會議首天開始,新聞處便與傳媒建立了一個「合作伙伴」的關係,而多個部門就緊守崗位,就市民的期望作出及時的安排。而該處在去年七月一日開始接受記者申請採訪証,總共發出2930 個採訪証。申請人主要來自76個地區和640個媒體,而香港共有14間媒體申請。期間舉辦了120 場記者會。

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副主席陳早標回應,韓農示威活動的報道篇幅較會議內容多,主要是示威者的訴求、招數和策略較為「新鮮」,人和故事始終比議題吸引,所以報道訴諸感性而非理性。不過,記者往往因而欠缺了解背景的資料,所以只看到韓農的動作而看不到背後的問題。他建議政府在會議前提供多些有關資料,以平衡整個報道。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會長余偉健批評,警方口徑前後不一。警察公共關係科前總警司馬維騄在會議前回應傳媒查詢時指,記者需要有防暴裝備,但其他警務人員則向記者表示不需要預備頭盔。他指出,該會在會議期間收到有攝影記者投訴被韓農襲擊,及有記者被警方以消防喉射濕身體及攝影器材。

就上述投訴,張炳玲要求警方徹查事件,並向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提供書面報告。

另外,陳早標向警方提出以下八項質疑:

一. 警方有否在投放催淚彈前十分鐘發出警告?
二. 消防員向示威人士射放的是水砲或是消防喉?
三. 清場時間是否過長?
四. 警方最初是以「非法集會」為由,拘捕示威人士,最後憑什麼理據和法治基礎釋放他們?
五. 有報道指警方曾發放布袋彈,卻沒有第一時間向公眾交待,為何過了數天後才證實?
六. 政府知道每天都有不同的示威和遊行活動,為何警方沒有給予記者一個明確的交待?
七. 警方如何交待有關遊行及疏散路線上,出現混亂的情況?
八. 於清場示威區內,為何會出現不同類別的警務人員,令傳媒及示威人士難以辨別?

香港警務處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張德強回應,警方的安排分為兩方面,首先在總務層面,警方設有新聞發佈機制,包括24小時運作的傳媒室,由馬警司負責接見傳媒。而在地區層面, 警方特別安排多個傳媒聯絡主任,負責處理記者現場拍攝採訪的要求。警方在是次會議裏動用警力高達九千人,比回歸時還要多,警方現時正進行內部檢討,研究行動是否有改善的地方,包括後勤、策略以至傳媒技巧等。

張警司續指,警方無論使用催淚彈或任何一種裝備前,都會發放一個警告,但由於當時有太多人,未必每一個人都收到警告。尤其是傍晚時分,發放警告的效果未必理想。不過,每次發放一顆催淚彈後,警方都會進行內部調查,如果有同事沒有遵照指引,便會受到內部處分。至於是否應該使用消防喉,是由現場指揮官審慎評估當時的環境後,才作出有關決定。

他強調,警方以公眾利益和證據為大前提,清場時間太久是因為現場有900多人,如要拘捕一個人,必須要動用兩名警務人員,整個程序一般長達兩小時,所以警方需要時間調配人手和安排車輛。警方在騷亂的晚上共發出六顆布袋彈,調派高達2000至3000警力。而警務處處長在當晚九時舉行簡報會,故警方未趕及向處長提供足夠的資料向外發佈。

他續指,在會議開始前,警方已將遊行、集會及所有突發的消息放在網頁上。關於現場指示不足的問題,由於牽涉人數眾多,警方多個部門的同事亦有在場協助疏散市民。經詳細的內部調查後,警方稍後會向外公布有關報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