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新聞界面對重重挑戰

譚志強 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 

【記聲2003年12月號】本來計劃在今年暑假召開、由韓國新聞記者協會主辦的「第一屆東亞新聞記者協會論譠」(東亞論壇),由於「沙士事件」的阻礙一再延後,但最後還是於今年十月五日至九日在漢城順利召開。

東、西亞各自聚會

論壇之所以是「第一屆」,乃因國際記者聯會首次將亞洲地區會員分成東亞(大多數屬工業化或新興工業化地區)和西亞(工業化、新興工業化及低度工業化地區並存,但大多數國家信仰伊斯蘭教)兩批工業化程度相似、文化習慣接近的會員,各自召開東亞論壇及西亞論壇會議。由韓國記協主辦的東亞論壇議程,包括專題報告、地區報告及觀光考察三大部分。

此次東亞論壇共有韓國、日本、中國、台灣、香港、越南、老撾(寮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澳洲十二個地區約三十位代表(包括七位以觀察員身份與會的美國代表)與會;本會派出副主席譚志強及執委張寶華(後因事未能赴會)代表香港出席。不過,即使國際記者聯會將亞洲分成東西兩塊,由於國情不一,東亞各地新聞界面對的問題,仍然大大不同。

台、星停滯 中國蓬勃

以華語為主的地區為例,中國代表們提出的專題報告和地區報告,都集中在最近幾年以來中國大陸新聞傳媒高速市場化、蓬勃化的現象,及由此而帶來的某些不足之處,內容都比較含蓄,絕無任何冒犯當局之處。但是,即使不涉當局,新加坡代表宣讀的地區報告內容,便沒有中國代表那麼具體細微,比較不食人間煙火。

而由台灣代表提出的地區報告,其內容涉及民進黨上台前後,台灣新聞自由不但沒有隨著民主化而天天進步,還在經濟衰退之下不斷後退,將政治民主化和新聞自由化視為必然的伴生現象。

廿三條籠罩香港

至於由筆者宣讀的地區報告,其內容是摘要地、客觀地敘述自去年九月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提出「有關《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諮詢文件」以來,圍繞著〈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所引起的政治爭議,其部分條文對香港言論、新聞及資訊自由可能造成的嚴重傷害、香港記協對特區政府提出的修訂建議,和「七.一大遊行」之後特區政府被迫收回草案的過程。筆者宣讀報告之後,竟也獲得在場(除中國代表外)大多數與會者的掌聲,可見本港雖是小小一隅之地,但國際名聲之遠揚,終非其他相近人口的中國城市可比。

廿四小時新聞添壓力

非華語地區的各國代表,其報告內容大多圍繞著經濟全球化之後對新聞行業所造成的新挑戰,特別是二十四小時新聞報導對記者造成的心理和生理壓力,更是大家最關注的重點。

澳洲憂新聞壟斷

然而,最令筆者注意的是澳洲代表匆匆忙忙地在口頭報告裡面所提出的,澳洲目前的新聞傳媒裡面,占百分之六十七是由傳媒大亨梅鐸所直接或間接控制,長此下去,可能對澳洲的新聞自由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的說法。因為,這種現象目前在香港仍未成氣侯,但是,由於董建華還有四年任期,任期之內香港經濟亦不大可能反彈,只要香港現在的經濟不景氣繼續下去,在汰弱留強的經濟邏輯下,大報團吞併小報紙以增加本身競爭能力的交易,是必然會在香港發生的。

最後,大會通過的宣言由於含有「Asian values」和「nations of our family[1]兩組敏感字眼,在筆者及新加坡、中國代表的建議下,最終改成「cultural values[2]、「nations and regions[3]兩組比較意義中立的字眼(詳情參閱附註),也確實令不少在場外籍與會者上了一課,令他們領略到玩「文字遊戲」還是中華文化最博大精深。








[1]筆者認為與會代表來自的國家或地區,不少都存在明顯或潛在的敵對性關係,如中國和台灣、新加坡和印尼,不一定認為大家是「一家人」,遂向大會建議“of our family” 還是刪去為妙。幾乎沒經過太多討論,與會者便一致同意通過筆者提出的修訂建議。

[2]筆者認為“Asian values” 這個字眼不但定義含混,在西方媒體上還往往變成亞洲獨裁國家「遮羞布」的代名詞,遂向大會建議宣言內還是刪去為妙。經過一番討論後,新加坡代表提出以”cultural values” 這個既可以突出亞洲國家的獨特性又可以充分隱涵 “Asian values” 的字眼去取代原文。與會代表最後一致同意通過新加坡代表提出的修改建議。

[3]中國代表認為台灣和香港都不是國家(nation),而是地區(region),因此,要求建議應該加上 “and regions” 的字眼。筆者和三位台灣代表對此修訂建議不表異議,此項修訂建議遂一致同意通過。筆者不表異議,是因為法律上香港的確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台灣代表們不表異議,是因為認為不管中國承認與否,台灣本來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沒有必要為這些小事爭吵,反顯得自己小家子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