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個為甚麼 ─ 載人航天新聞用語疑問

區家麟 無綫電視

【記聲2003年12月號】楊利偉與一眾航天專家締造中國歷史之際,香港媒介新聞標題與用字詩意多多,但部分思之不得其解,故試問之。

五千年飛天夢?

一問:「千年飛天夢圓」成為不可少的標題,有電視新聞旁述更形容「圓了中華民族五千年的飛天夢」,誰人五千年前造過這個夢?

據說,明朝初年有人名「萬戶」,自縛火箭想飛上青天,結果在煙火中消失,但這典故是數十年前從美國學術界冒出來的,中國人遍尋典籍也找不到,縱是屬實,也不到一千年;有報道說,敦煌莫高窟壁畫的「飛天」就記載了中國人的飛天夢,就算說得過去,也不過是千多年,何來五千年?

若問,嫦娥不是飛上月球嗎?這個古老神話足五千年吧?但嫦娥奔月,不是她的「夢」,她是因為貪戀長生,服用過量藥物,誤闖兼被困月球。又問:創造這神話的先民不正是心裡有夢,嚮往飛天嗎?若是如此解釋,則世上每個文明都有自己的飛天夢了。或曰:詩意一回為甚麼不可以?但新聞不應嚴謹一點嗎?尤其是眾人興奮的時刻,為甚麼不冷靜一下?

將美蘇比下去?

二問:又常聽說「神舟五號只試驗了四次即載人上天,比美蘇當年快得多;而且在太空中的逗留時間比美國及蘇聯的第一次還要長」,代表了甚麼?

很多文章、旁述都會緊接著很多溢美之辭:代表著中國技術的「突飛猛進」、「從後趕上」。這些描述正,但並非事實之全部。須知美蘇四十年前的太空探險,面對很多未知之素,當時甚至不肯定人體新陳代謝、動作思考,能否在真空失重下維持正常,又恐怕太空微塵有致命毒菌。種種疑慮,如今經過數十年的經驗累積,後來者自能減少試驗次數,逗留更長時間。

誰敢吃太空植物?

三問:「太空育種」是甚麼?種子上太空就可以種出又大又好的農作物嗎?

據眾多報道說,把種子送上太空,受宇宙射線與微重力影響,種子基因會變異,產出更好的農作物。問題是:既然如此美妙,美蘇科學家為甚麼不做這些研究?基因有可能變好,也有可能變壞,如何測量?基因變異的植物,人們敢吃嗎?「太空育種」樂觀的憧憬背後,有眾多有趣的「為甚麼」,為甚麼不問「為甚麼」?

真的值得自豪嗎?

四問:又是再三傳誦的新聞背景資料:「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有載人航天能力的國家」,是否就此搖身一變「擠身太空強國」?

每次聽到,總有「中國人站起來了」的飄飄然自豪感。「擠身太空強國」是真,但石原慎太郎所言:「日本要是想發展,一年就可以」也未必為假。日本及歐盟早具備發射載人飛船的能力,只是不去發展,原因是受制於美國的影響力,只能與美國做其「合作夥伴」,中國擠身太空強國,不在於排名「第三」,而在於向美國說「不」,展示獨立自主的發展能力。

採訪綠燈何時亮?

還有一個相信每個香港記者都會問的千古謎題:甚麼時候,香港記者才能堂堂正正地採訪,不用在戈壁大漠中飄泊流浪,尋覓那難以遠望更不可即的神舟光影?甚麼時候,我們才能擺脫和兵哥糾纏,被列入「實聽拉的名單」的宿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