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有禮

羅綺萍 蘋果日報財經版高級記者

【記聲2001年8月號】中國有句老話:「禮多人不怪」,所以中國人特別喜歡送禮,我多年以來都是跑中國線,遇到不少「厚禮以待」甚至有賄賂之嫌的情況,可以和大家分享。

我第一次「受賄」是在一九八九年,初出茅廬的我,到台灣採訪立法委員選舉,那時候現任國民黨主席連戰是外交部長,我們出席他的記者會後,每人獲派一份花紙包好的小禮物,我拿回酒店拆開,才發現是一部理光牌自動相機,正猶疑應該如何處置之際,一名沒有出席記者會的行家頻呼「走寶」,因為她的相機剛好壞了,二話不說便向我「借用」了「禮物」。

其後我和台灣著名政論家司馬文武談起此事,被他教訓了一頓,因為那部相機太名貴了,他知道當日出席的國際傳媒,如《紐約時報》及《時代周刊》,其後都把相機歸還外交部。

相對於國際傳媒,香港記者對於收受利益的警覺性較低,例如在我的報館裏,只有我每次收到紀念品,不管值不值錢,都會向採主報告,有時候弄得採主也覺得我有點多餘。這不能怪記者,因為報館根本沒有指引,讓記者知道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

另一次收到最「貴重」的禮物,是到粵海投資屬下的英德水泥廠參觀,主人家特別花了五小時,以專車運送了十多座「霧化石山」,每座重四十斤,市值千多元人民幣,每名記者獲派一座,並體貼地奉送手推車一架,令人卻之不恭,受之無力。

內地「有償新聞」的情況相當普遍,令很多內地公司以為香港記者也是同類。有一次一家公司的負責人說漏了咀,向我透露了未能曝光的消息,在請求我筆下留情時囁嚅地說:「我們內地如果要記者寫東西有個價錢,不知道要你不寫又是甚麼價錢?」如果不是念在他初到貴境,我已將他揪到廉政公署去。

其實最令我為難的收受利益是「著數團」,即被訪者負責機票、住宿、交通及膳食費用,安排記者到內地或外國參觀有關項目或採訪公司負責人,如果不參加這些著數團,很難抓到同類新聞,參加又確實收受數以千元甚至萬元計的利益,現時的解決方案,只能是與主辦單位作君子協定,參加「著數團」的記者,撰寫的稿件不一定對主辦者有利。

多年前我還在《新報》任職時,報館安排了廉署公署的人員向同事講解收受利益的定義及處理方法,這些秘訣今時今日仍然適用:

一、 要注意收受的禮物的「可變現價值」,金額可參考公務員的守則,現時規定不可收受超過一千元可變現價值的禮物。

二、 可接受款待,但不能過份(例如日日請你食鮑翅),也不能帶走。

三、 可以參加抽獎,但必須是有幸運成分的,例如不能是十個人抽十份獎。

四、 過時過節的禮物或利市可以接受,同樣以可變現價值不超過一千元為準。

五、 最重要的一點是申報,只要向上級申報曾收受的利益,受賄的嫌疑便會大大減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