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記中國線沙龍之孕

劉瀾昌 亞洲電視

【記聲2001年8月號】

清明時份。
蘭桂芳,周媽媽川菜館。
林和立,何亦文,潘小濤,劉瀾昌。


跑了十多二十年中國新聞,浪得些名氣,擔了「專家」的虛銜,杯起筷落,酒紅菜綠,傾來講去,自然還是中國新聞。

就是那個中國新聞,說來也唏歔,人人都有故事人人都有遭遇,一些成了圈中耳語,一些更是全球爆炸性新聞。然而,還是離不開中國新聞。

九七之後,香港的中國新聞做得如何?拋開個人的起跌、公司的冷暖,爭起來卻是面紅耳赤。有怪老闆只顧錢包,盲目叩頭自律;有責老編無眼光,不會判斷阿扁阿輝誰重要;有笑小妹妹「幼稚」,不會拐彎抹角,惹得「老人家」發脾氣;也有怨世風日下,兩岸大事不如宿娼嫖妓、包二奶,總而言之,怨怨怨,罵罵罵,氣氣氣,一個「衰」字作結。

然則,川菜館里,餐桌之上,中國新聞有得做,成為了「四人邦」第一個共識。

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中港矛盾至少半世紀;海峽兩岸,是和是戰,是分是合,沒有十年八載不見分曉;中美關係,好不到那也壞不到那,此話當真?

江澤民八九年六四後,信誓旦旦要將個體戶搞得家破人亡,決不讓資本家「染紅」,如今怎麼樣?如今,他把自我背叛視作「理論創新」。未來十六大,是否應驗毛澤東「牛鬼蛇神七八年跳一跳」的預言,所有跑中國線的港記,恐怕不能不注意。

於是,一個念頭在靈機一觸中蹦了出來:搞個中國沙龍,使跑中國線的港記有個聚會交流的機會。馬上,大家附和,成了第二個共識。

由於,大家做新聞多年,對一些基本政治問題有認識,七嘴八舌之下,定出沙龍的基本會規:

一、 本會定名為【中國沙龍】。
二、 本會為對中國問題有興趣者交流聚會的場所。
三、 本會奉行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原則,立場包容,觀點包容,表達方式包容。
四、 本會自由參加,自由退出。
五、 本會不設固定領導人,實行召集人制度,由會員輪流擔任。
六、 本會會員可以會員名義自由公開發表見解,而以學會名義發表意見則需會員多數通過。

這些會規,其實不是規限,因為強調的都是自由,左中右,香港的、大陸的、台灣的、美國的、日本的、英國的;都可包容。自由是靈魂,包容是生命。

於是,沙龍有了第一次活動───請美國並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林培瑞,和港記交談「天安門文件」。隨後,沙龍又組織了和北京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大陸台灣問題專家黃嘉樹,北京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宋寶賢,座談中美關係和兩岸關係的最新走勢。

既有宗旨,又有基本章程,又有了活動,「口頭革命派」落到了實地,「中國沙龍」這個小嬰孩,就算誕生了!如果,香港的中國新聞報道因此有了長進,它就算沒有白活了。

僅此敬告各位行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