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影印收費 記者可否得益?

羅少蘭 本刊記者

【記聲2001年8月號】版權修訂條例為商界、教育界及政府部門帶來一次「影印有罪」的恐慌,備受社會各界批評,其後立法會緊急通過暫停實施條例,事件更反映香港立法水平低落。

雖然條例現在暫停實施,政府亦表示重新修訂在明年七月底前難以完成,而港進聯的一項民意調查亦顯示七成市民不贊成影印報章須付版權費,但代表報老闆的報業公會卻力排眾議,堅持報章有權就影印收取版權費,但卻答允在凍結期內不會提出侵權刑事起訴。

為收費作好準備,公會已制訂好一套複印集體收費機制,複印者獲得授權後可複印十一份參與機制的報章,包括《明報》、《星島日報》、《經濟日報》、《成報》、《新報》、《大公報》、《文匯報》、《香港商報》、《中國日報香港版》、《南華早報》及《iMail》。

報業公會並開始甄選專責處理收費事宜的中介機構,現時已有七間公司表示有興趣競投。雖然公會計劃豁免教學、研究及慈善機構收費,又只會向中小型企業徵收極低的費用,但影印報章要收費已是無法改變的趨勢,而肯定的是報老闆將可從中獲取更多的收益。

作為記者不禁會問,老闆是否應將多得的利益也分一部份給員工?這情況跟報館將報章上網一樣,內容在網上再次發放,我們的作品的網上版權又該歸誰呢?

一般而言,香港記者在加入報館工作時,所簽署的合約多數沒有版權擁有權的條款,所有版權由報館擁有似乎是行內不成文的規定,而大多數報紙都按這不成文規定處理版權問題。然而《南華早報》去年卻向員工發放一千港元,以換取他們作品的網絡版權,該報社又於今年五月要求員工補簽版權合約,訂明員工受僱期內所有作品的版權歸報館所有。

《南華早報》此舉的目的明顯是避免跟員工發生版權爭拗,亦道明了行內關於版權擁有權的不成文規定在法律上未必有效。

專門處理版權案件的鴻鵠律師樓(Bird & Bird Solicitors)的岑詠音律師向本刊表示,修訂前的版權法經已訂明僱主是僱員受僱期間所有作品的「第一版權持有人」,多年來在執行上不存在問題,只是近年因為出現了網絡媒界及電子剪報等服務,才令到規定顯得不夠清晰。

然此,岑律師對香港記者爭取影權收費的利益不表樂觀,她說:「幾困難,因為報館根據未經修訂的版權法就有權收取影印費,只是一向沒有機制,才沒有執行。」

她又表示,法庭在遇到此類案件時,除了根據他們簽署的合約判案外,亦會考慮行規,而現時報界的行規是由報社擁有僱員作品的絕對版權,對僱主較為有利。岑律師認為一紙清晰的合約才是記者保障自身利益的最佳方法,她說:「最好是簽署一份清楚的合約,訂明互相之間的利益。」

據本刊了解,英國跟美國一樣,所沿用的版權法概念均由僱主擁有僱員受僱期間的作品的絕對版權,而香港法律概念緣自英國,所以對版權的觀念基本一致。

雖然全職僱員可分享影印利益的機會看似不高,但自由撰稿人卻有斟酌餘地。今年六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裁定,報章、雜誌和其他出版商在未得作者同意之前,不能將自由撰稿人的稿件透過電子剪報系統再次發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七比二的比數,裁定《紐約時報》將原本在報紙出現的自由撰稿人稿件,透過電子剪報系統再次發放是侵犯了作者版權,法官並表示出版商應向作者作出金錢賠償。控方美國作者工會(National Writers Union)在贏得官司後,已正式要求各大出版商開會,務求定出一套賠償方案。

此案例一出,將影響全球自由撰稿人的版權利益,香港的自由撰稿人或應開始籌謀,爭取自己應得的利益。


沒有留言: